爱上一个臭臭的丫头

2019-07-14 03:05:50 来源: 湛江信息港

爱上一个臭臭的丫头

都是热情惹的祸

我的麻烦是这么来的。那天上班来得早,正好看见相邻的房间里跑出一个男孩,看他蓬头垢面手上又拿着牙刷,就知道他在办公室打了地铺。

知道这个叫刘元的新同事刚从外地来,还没找到合适的住房后,我动了恻隐之心,热情地带他去租价格便宜交通便利的房子。跑了整整一天,终于找到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月租金350元,有简陋家具,这在长沙已相当不错了,只是房主要求1000元押金。刘元无奈地告诉我说,他手上没有多少钱了,于是,我又好心地把自己刚领到的工资借给了他。

“我这么做,只是想在年终评劳模时多张选票。”我对我的同事兼死党曾惠说,“我真的不是对他有意思。”

刘元是公司软件开发部的,他们部门心入在公司来说算是的,因此个月他就还清了欠我的钱。从第二个月开始,他就开始了“鲜花攻势”,全公司的人马上都知道了,有个叫刘元的小伙子对我有意思。

“其实刘元也不错啊,你怎么就看不上?”曾惠说,“难道你真的想做老姑婆?”

我叹口气:“唉,其实我要求的条件也不高,有钱,第二有房,第三有车!而刘元,没钱没房没车,三点全不达标,我再急嫁出不出去,也不会找他呀!”

可是,我怀疑刘元前辈子是条任劳任怨的老黄牛,不管我怎么横眉冷对,他就是笑嘻嘻的一张脸,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感觉自己简直有虐待倾向,在他那张笑脸上乒乒乓乓拍了无数掌,但还是没有效果。

“晓丹,不是我恐吓你,近报纸上常有因爱生恨泼硫酸的事,你和刘元是同事,还不快刀斩乱麻?他将来泼硫酸可是比较方便的哦!”曾惠这个警告还真把我吓了一跳。望着堆了一办公室的鲜花,我犯愁了。

失败的计划

看到一本杂志上面写《不要成为男人所讨厌的那类女人》:脏、好赌,还有水性杨花!我恍然大悟:“我说我怎么这么讨人喜欢,原来男人不喜欢的我都不具备,我这么完美啊!”

和曾惠碰头后,我们的计划开始了。

中午吃完饭刘元总要来我办公室坐一会儿,这天也不例外。他笑眯眯地挨近我,我伸手向他讨口香糖,他傻乎乎地劝我少吃糖,吃糖会得病。我懒洋洋地说:“谁爱吃糖啊?我早上起晚了,没刷牙!”他大吃一惊,像看火星人一样皱着眉头看着我,我忽然一声大叫,又把他吓了一跳。我冲曾惠说,快快,我头皮痒,帮我看看!她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猛然捂住嘴巴:“呀,你长虱子听!多少天没洗头了?”我皱着眉头说:“那呀,我上周一才洗过的。”刘元大叫一声:“小姐,这周都已到星期三了,你怎么……”他要探头看,我赶紧一把推开他,往洗手间跑去,在那里笑得喘不过气来。

按我们的计划,这时候曾惠一定在那里数落我了,说我多么地懒惰,多么地不爱干净。挨了老半天,我跑回办公室,看到曾惠一个人愣在那里发呆,而刘元已不见了身影。

我暗喜,这家伙原来这么不禁骗。曾惠却苦着一张脸说:“那小子,骂我不该在背后说你坏话!”我们正说着话,刘元又走进来,手里拿着一瓶“飘柔”,又扔给我一包绿箭:“没见过你这么不爱干净的女孩,走我帮你洗头去!”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刘元常在晚上给我打,现在只要他一打,我就翻出家里的麻将牌,在桌上翻来倒去,弄得“哗哗”作响。刘元在里问:“在和家人打麻将吗?”我粗声粗气地说:“屁!和家人打麻将没有输赢有什么意思?我现在手气好得很,别来烦我!”我“啪”地一声挂了!

我经常当着刘元的面找曾惠借钱,嘴里还嘀咕:“这几天手气不顺,输了几千了。”看得出刘元很生气,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对我说:“你怎么喜欢赌博?你不知道赌博的危害吗?”我把手一摆:“别像唐僧一样唠叨了行不?又没找你借钱!”

我以为这次可以把他吓跑了,谁知道曾惠有天对我说:“劝你计划取消吧!刘元问我究竟欠了我多少钱,他要给我1000块,问够不够还?”

天!颓然倒在椅上,第二计划宣告破产!

借来的男友

那天,曾惠和她的男友小麦来我家混饭吃,看着小麦那张还算英俊的脸,一个主意冒了出来。“小麦借我一天行不?”

曾惠够姐妹,当即领会我的意思,她把小麦一推说:“借给你,租金是一顿牛排。”小麦沮丧极了:“我只值一顿牛排?”曾惠笑道:“晓丹的小气和长沙马王堆丁汉女尸一样是全国闻名的,她请我吃牛排那是我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因此你借给她,我还赚了。”

周末,我破天荒答应了和刘元约会。我们在一家台湾小吃店吃晚餐,随着城市灯光一盏盏亮起来,我也加快了看表的节奏。刘元笑着说:“放心,不管多晚,我都会送你回家的,很安全。”我说:“不是怕不安全,是因为我还有其他的约会,你现在吃好了买了单可以回家了。”

刘元笑道:“你真幽默,我喜……”“欢”字还没说完,小麦按照约定及时地出现在我身边。我一把挽住他,嗲声说:“死鬼,才来,电影都快开始了。”然后又对刘元介绍说:“这是我第3号男友。”小麦伸出手欲和刘元握手:“这位排第几了?”

刘元的脸色顿时变了,他没有和小麦握手,而是狠狠地盯住我,又转头望了望小麦,眼光里的冷气让我有点害怕。气氛在这一瞬间突然变得僵硬起来。

沉默了片刻之后,刘元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没有再和我们说一句话,就慢慢朝门口走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什么,我竟然没有如意料中那样高兴。而小麦居然还落井下石,冲着刘元的背影说:“哎,先生,记得买单。”

这件事后,刘元和我关系明显疏远了,在单位遇到,他甚至望也不望我一眼就擦身而过。曾惠告诉我说,男人可以在很多事情上让着女人,惟独不能接受女人的“水性杨花”。

“看来,你这次是真的伤害了他。”曾惠摇摇头说,“其实,刘元是个做好老公的料,温和、体贴,又有前途,真搞不懂,你这么爱钱,上辈子是不是个保险箱变的?装多了钱吧?”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我真不明白,刘元追我的时候我不开心,他冷淡我了,我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

我开始故意找借口往刘元的办公室跑,可是每次见到我,他也找借口故意躲开,脸板得像块冰砖。我心里充满了歉疚,可是我又不敢走上去向他解释那天的事。

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小麦被人打了,打他的人是刘元。

那天,曾惠嘟嘟地拿着一把发票往我面前一掷,说:“一共180元,刘元打了小麦,这是小麦的医药费,亲姐妹明算帐。”

原来小麦有天来接曾惠下班,两人在单位门口就亲热如常勾肩搭背起来,正好遇到刘元,“真没想到,平素文雅的刘元发起火来就像一头豹子,他‘啪啪’一顿拳脚就把人高马大的小麦给撂倒了,一边打还一边骂他不该欺骗女孩子!”曾惠说得兴奋起来,好像挨打的不是她的男朋友一样。

我次很爽快地把钱都付给了她,然后我给刘元打了,我给他到单位顶楼上去“谈判”。

“你干嘛为难小麦?”我责备他说。

刘元说:“他花心呀!我不想你被人伤害。”

我说:“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我又不爱干净,又爱赌,还乱交男朋友,你来什么还那么关心我呢?”

他慢慢低下头:“是的,你不完美,有很多缺点,可是我就是爱你这个臭臭的丫头。我永远不能忘记当我独自来长沙的时候,是你顶着大太阳帮着我忙着忙后。看着忙碌的样子,我就对自己说过,今生今世不能错过你。”他抬起头来,眼里有泪光闪动,“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如果需要,那只有一个,就是我爱你。”

我的泪水也涌出来,我慢慢走近他,慢慢牵着他的手:“即使你爱我,也不该打人啊!赔了人家一百多块钱的医药费呢!”

刘元惊讶地张大嘴:“我没打他呀?我只推了他一下,吓唬他而已啊!他们还拉我一起去吃了牛排呢!”

我醒悟了,180块刚好是3个牛排的价格,我上了曾惠的当!可是我现在不能找她算账听,因为刘元抓着我的手抓得好紧,我几乎无法动弹了。

小程序的开发和发布
什么是微商城
门店库存管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