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革 第三百四十三章 医者妙雪

2020-01-16 14:58:36 来源: 湛江信息港

天革 第三百四十三章 医者妙雪

老头抬眼一瞧,黑绝即便是黑色,但因为那刀身的锋利,透光阳光的照耀,显得格外耀眼。

“黑金?”老头有些疑惑,可又觉得东西定然非凡。让自己的孙女跟在身后,自己走前,步伐矫健,却又带着几分的谨慎,生怕眼前的东西会不会是什么邪物。

深潭不算很大,这个时候正是正午。往日,也就此刻才能来此地采药,要是其他时辰,恐怕根本连天都见不着。

微弱的阳光刚好照射在黑绝刀身,多也不多,少也不少。老头来到潭边,他本能地警觉着四下张望,还特意看了看潭底。见没什么动静,老头再次趴着石头,准备更进一步。

此刻,他已经看清楚了,那绝对不是什么黑金,而是一把宝刀。全身黑色,定然是不凡。身后的孙女,年纪尚小,好奇地问道,“爷爷,那东西是刀?”

老头并没有回头,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很显然,拿到那东西,老头至少要爬几块山石的高度。

知道第二块石头的时候,孙女指了指水潭,那声音并不惊讶,却让爬石的老头差点摔了下来。

“爷爷,你看这水怎么会有红色的翻出来?”孙女年幼自然不清楚,可老头看得真切。

“红色的水?”即便他脑子里是这么认为,但感觉上也不怎么像。见水潭中的古怪,老头当即停止,转而下来。说来,他也是怕这种邪乎的东西。

更邪乎的还没来,只当老头背起箩筐,正要带着自己孙女赶忙离开的时候。“噗噗噗,”水中一顿翻腾,老头急忙转身,就见一人从水里浮了上来。

全身脸色发白,却并没有浮肿。虽看起来没有血色,但似乎又好像活的一样。

老头壮着胆,直接跨前一步,只见陈炼胸口的一块衣服早已被鲜血染红,可细细瞧着,有似乎有发黑的迹象。

孙女好奇,透过老头身侧,大声惊呼,“爷爷,是个人!”

老头稳住孙女,并没有多张扬,而是做着小声的姿势。他看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别人,于是乎让自己孙女原地不动,自己再次靠近。

这次,老头看得比刚才真切得多,陈炼全身除了胸口,似乎并没有什么伤势,但这呼吸,似乎已经停滞了。再看向山顶,那高耸入云之间,现在怎么可能看得到头?

“难道……”老头刚开始想着陈炼是如何来此的,不想眼睛扫到一直插在石头中的黑绝。一个闪现,黑绝擦着老头的肩膀向下飞去。

老头大骇,急忙躲闪。可尚且惊魂未定,却听身后孙女一声惊叫。跟着他心道,“坏了!”

急忙转身,让他诧异的是,不是黑绝杀了自己的孙女,而是在自己孙女脚跟边,一直猛虎被黑绝直接射穿。

“这……”老头一下若有所思,回头看了一眼陈炼。心中一狠,“罢了!该来的总要来的。”说完,直接扛起陈炼,拔出老虎身上的黑绝,带着自己的孙女回家。

孙女却有些愣神,“爷爷,老虎皮也很值钱的!”

“……,娃哟!这东西爷爷可扛不动了,我身上还有个人哟!”

孙女有些疑惑,“可爷爷,这人又不能当饭吃,再说了还是个死人。”

老头子并没有继续跟孙女废话,见天色有渐渐暗下的趋势,急忙离去。

两人住的地方,其实也是这边深山的外围。因为家中穷,所以住不起那些好的,只能靠采药为生,住的也是比较偏僻的地方。要不是这地方距离农家也算不远,否则那些猛兽定然长期光顾。

回到家中,将陈炼放在床上,老头喃喃一句道,“看在你救了我孙女一命份上,老头我尽量看看能不能救你。”

可其实对老头来说,救陈炼,他一点头绪都没有。自己其实也不是个郎中,虽然懂些草药,但大多还是不知道陈炼是个什么问题。

倒是号脉还是可以的,这一把,老头就纳闷了,居然没脉。

“难道是鬼?”一旁的孙女被吓出一身冷汗。

“鬼什么鬼,娃你见过鬼是这样的吗?”

小姑娘细细一瞧,要说陈炼这样貌,还比他们村的其他那些大哥哥都不知道要俊俏多少倍,故而摇头笑了笑。

“但爷爷,我们怎么才能救他呢?”

老头子来到桌前,倒了口水,叹了声,“暂时先这样,等等看再说。”

倒是孙女此刻突然想到了办法,却又怕老头骂,索性等过几日,自己独自去问问。

每个村都会有个庙堂,平日里,这里都是那些烧香拜佛的人来,但也有例外,每个月正月或者十五,城里总会来一些医者。而老头的孙女就是那些医者中的一位给治好的。因此,她一直感恩那位医者。

这不,三日后,陈炼依旧没什么反应,小孙女偷偷地去了躺庙堂。

“灵灵,你怎么来了?身体还没好吗?”喊小孙女的,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医者,她也是这医者队伍里最具影响力的人。

小灵灵偷偷地蹭到她耳边道,“妙雪姐姐,你能偷偷来我家,帮我家看个大哥哥的病吗?他好多天都没醒来了,一直躺在我爷爷的床上。”

妙雪倒是无所谓,毕竟他们医者行会,本就是来治疗病情的。只不过灵灵这样谨慎,想来被治疗的恐怕不是一般人。

妙雪跟其他人说了声,随即跟着灵灵出了去。路上妙雪问道,“灵灵,为什么你这么神神秘秘让我去治疗一个人呢?”

灵灵有些不好意思,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别看灵灵现在不过十岁左右,但有些喜好还是看得出来的。

她古灵精怪地左右看了一眼,“妙雪姐姐,偷偷告诉你,你可别跟别人说哟!”

“嗯,你放心,我不说。”

“我家,我爷爷带回来一个大哥哥,那长得可俊了。如果可能,救活后,我都想今后长大了,可以当他妻子。”

妙雪直接傻了一下,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有这样的心思,实在是看不出来啊!

“可你怎么就知道,那哥哥一定愿意呢?”

灵灵有些傲气道,“哼,要说我们村,除了我,谁能比我更漂亮了?当然妙雪姐姐不是我们村的。嘻嘻!”

“人小鬼大。”

老头因为陈炼躺在自己家中,这两日,他也没有外出,正瞅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在这时,外面一声呼喊,一下让他有些惊慌失措。

“袁伯,在吗?妙雪来看你了。”

老头见自己孙女带着妙雪来,哪还不知道情况。急忙上前客气道,“咳,你看,我家这孙女,怎么把你给喊来了?”

“袁伯,你也别说,救死扶伤,是我们医者的本分。”

可老头很明天眼神有些无奈,妙雪急忙道,“放心,不管什么情况,我都跟灵灵说好了,保密!”

三人刚来到屋内,妙雪第一眼见到陈炼后,便是微微地一愣。这点灵灵也看在眼中,急忙道,“妙雪姐怎么样?哥哥俊吧!我估计你们医者里也没人比得上,放心如果姐姐你看上了,我让你便是。”

“什么意思?”老头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

京都儿童医院在什么地方
重庆五洲医院在线挂号
贵阳治疗癫痫的好医院
韶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枣庄著名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