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4096巨大铜鼎

2020-01-25 03:23:28 来源: 湛江信息港

绝世邪神 4096 巨大铜鼎

(猫扑中文)“你是说,有人立这么九根柱子,想要将这里的生灵全部炼化?”红柳挑了挑眉,这可是大恶之举。

叶楚说:“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说这九根柱子的威力,可以强大到那个地步,但设计这个东西的人,应该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吧……”

“那可难说,要不然他布置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是为了好看?”红柳则不这么认为,“这修仙界中丧心病狂的家伙,实在是太多了,几千万人的命,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

“那倒也是……”

对这个,叶楚完全表示认同,别说是几千万人了,有些家伙为了成道,让他们屠尽一域的生灵,估计也会干得出来。

在这里,其实是一个严重的利已社会,大部分人都是为了自己的,他人的生死,在他们眼里一分钱也不值。

叶楚又在这里面转了转,红柳正准备带他离开的,这时候下面的柱子大门却突然打开了,有人进来了。

红柳立即施展隐遁之法,与叶楚藏进了虚空中,隐藏了起来。

下面的大门打开,几个黑袍人进来了。

一共有六人,六人出现在大柱子铜炉的最底部,六人一进来便飘浮到了半空中,警惕的查看着内部空间。

确定没有人之后,其中一人才说:“祭品准备得怎么样了?焚天炉,也是时候运作起来了……”

这六人的打扮就不像什么好人,脸上戴着鬼面具,身上披着骷髅黑袍,身上煞气环绕,一看就是修魔之人。

“已经找到了七十九人了,现在就差两人了,就可以齐聚九九八十一位上等祭品了……”

另一人恭敬的回答道:“另外两人,也已经有了眉目了,黑卫已经去擒了……”

“恩,三天之内,必须将另外两人都给抓来……”

为首的这个黑袍人说:“若是耽误了时机,你我都担待不起……”

“诺……”

几人恭声回答,六人也没有马上就离开,为首的这个面具男,飘到了铜炉边,伸手在虚空中一抓。

在身前凝出了一个黑色的光圈,光圈在炉子上一抹,瞬间便消失了,随即在炉子内部闪烁起了一阵血光。

很快炉子里面,中心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祭坛。

祭坛并不高大,高约两米左右,底座直径只有一米多,上面也没有什么别的装饰物,仅仅有一些黑石堆积而成,看上去有些简陋。

“去吧……”

面具男右手一指,刚刚的黑光圈又出现了,黑光圈环绕着祭坛,在祭坛外变成了一个守护罩,守护着里面的祭坛。

“好了……”

做完这一切,面具男才对其它几人说:“你们三个人留下,在这里守着,另外两人去把祭品带到这里来。”

“等剩下的两位祭品带过来之后,祭祀就可以进行了。”

面具男又吩咐了一些事情后,带着两人离开了,留下了三位黑袍面具男在这里守着这座祭坛。

“姐,你还真是料事如神呀,果然有人在这里布置着巨大的阴谋。”

见那几人走了,暗处的叶楚立即传音红柳,向她竖起了大拇指,刚说完可能有人在这里故意弄九个炉子,没准是想炼化这里的全城人,现在就真冒出了这么一伙人。

红柳不以为然的传音回道:“这有什么值得稀奇的,总有那么一些家伙,总想着一步登天,吞噬别人,炼化生灵,就成了他们的最佳最便捷的选择。”

“只是这些家伙太没人性了……”

叶楚也很无语,立即打开天眼,挑了一个修为最低的黑袍面具男,扫了扫他的元灵。

“呃……”

黑袍面具男被扫了一下元灵,脑子仿佛被重击了一下,捂着脑袋有些难受。

“怎么了这是?”

另外两人心中一紧,立即警惕的看着四周,还以为有人袭击了同伴。

“没,没什么……”

黑袍面具男并没有多想:“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没有好好休息,一直连轴转……”

“也是,咱们都连续忙活了好几年了,一直满世界转……”

另一个黑袍面具男右手一挥,从乾坤世界中取出了三壶灵酒,递给其它两人:“这活儿还真不是人干的,连咱们这样的魔神高阶,都被累成这样子了,要是寻常修仙者做这个估计得生生的累死……”

“希望这仪式赶紧完事算鸟,在这里真是快憋出蛋来了……”

几个黑袍面具男显然怨气不小,叶楚也通过刚刚天眼,扫过了他们的元灵,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哎,应该快要结束了吧,咱们也算是熬出来了,在这里憋了这么多年了……”

“恩,总算也没白熬吧,咱们的修为都得到了不少的提升,等离开了这里,万域都开了,哪里不能去得呀。”

“就是找个小地方,咱们照样可以称王,可以潇洒一世。”

“来,干一杯……”

几人喝的正兴起,哪里知道有人就在他们的身边,叶楚更是通过用天眼,知道了他们知道大部分事情。

“这些家伙在这里呆了好一段时间了,最少也有四五百年了,目的就是为了帮他们实现这个仪式。”

可惜这些个黑袍面具男,并不知道这仪式主要是为了做什么用,只知道是要进行一场宏伟的祭祀。

而这祭祀的主体,便是这九根大柱子丹炉,并且需要找到八十一位天阴之体,而且必须要是元阴之身,已为人妇的不行。

“四五百年?”

红柳听说过,挑眉说:“筹划了这么久,想必不是什么好事,一般用天阴之体来祭祀的,要不就是搞什么血祭,要不就是要复活什么鬼东西吧。”

“不过要九九八十一位天阴之体,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鬼。”

红柳对这个兴趣不是太大,传音叶楚:“不用管这些家伙,咱们离开这里,去找那不死仙药的药根先……”

“姐,要不咱们先干一票?”叶楚又嘿嘿笑了笑。

“你小子想做什么?”

红柳有些不悦:“这些家伙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在若水城中布置出这样的东西来,来头不会小,别坏人家的好事。”

“就是好事才要坏呀……”

叶楚嘿嘿冷笑道:“若是坏事,我才不管呢。”

“你这是什么歪理……”红柳有些无语,还只坏人家的好事,不坏人家的坏事的人?

这小子是越来越奇葩了。

“能不能不要管别人的事情,天下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可能每件都去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红柳有些无奈。

叶楚则说:“没遇上自然是不管了,不过既然遇上了,坏一坏人家的好事,当然是有必要的。”

“这堆家伙显然不是干什么好事,到处抓什么天阴之体,人家天阴之体又没碍着他们什么事,就这样害人。”

叶楚哼哼道:“他们不是要复活或者搞什么仪式嘛,那就毁了他这九根柱子丹炉。”

“你要毁了这九根柱子丹炉?”红柳朝他翻了个白眼,“这东西与大地相连,而且又位于城中心地带,如何拔出来?”

他们虽是修为通天的修仙者,可是要生生的从城中,拔走这与大地相连的九根大柱子丹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起码也会将周围的地貌给毁了,而周围又有这么多人呢,这要是一弄的话,估计死的人就更多了,远不止八十一位天阴之体这么简单了。

“那只是后话了,现在要做的,是先把这些家伙给灭了。”

叶楚笑了笑,目光盯住了下面的三个黑袍面具男,这三个家伙的元灵刚刚扫过了,可以说都是恶惯满银之徒。

手里沾染了很多无辜生灵的血,这几百年守在这若水城,可不只是守着这几根大柱子丹炉,暗地里还祸害了不少人。

他们都该死。

“真拿你没办法,要杀他们自然是容易,可是你想过后果吗?”红柳问,“弄这么大阵仗,在这里耗上几百年的人,这背后要复活的人一定不会是小人物,可能会牵扯到你我都无法想像的大人物。”

“那又如何……”

叶楚并不在意:“管它是谁,先灭了这些家伙再说,就算他们要复活的话,那也能拖他们一段时间了。”

“我这人没什么目的,看见不爽的,忍不住就想灭了他们了。”

叶楚笑了笑,没有理会红柳,率先出手了,直接三道金色大剑,从背后劈向了这三人。

“噗……”

“这……”

“这是什么,我的元灵……”

三人正在这里喝着闷酒,扯着闲蛋,哪里想得到,会有高手突然袭击。

叶楚的三道神光剑,转眼就扎进了他们的身体,连元灵都没有幸免,三人立即死翘翘了。

“嘶……”

神光剑一搅,三人的尸体化作一阵血雨,死的不能再死了。

“呃……”

红柳的身形显现,看着面前的叶楚,挑眉道:“你杀人的手法,倒是越来越狠了,小子你小心别自己走上了歪路了……”

“什么歪路呀……”

叶楚有些无语:“不过就是杀了几个垃圾而已,别这么在意了,什么方式和过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说完,在他的面前,又飞出了几枚储物芥子。

“嗯?”

红柳有些意外:“你刚刚怎么取出来的?”

三人的尸体已经被毁了,元灵也没有幸免,按理说,在对方的乾坤世界中的东西也是取不出来了的。

“你小子是不是有,可以从乾坤世界中取物的道法?”红柳问。

叶楚笑了笑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复杂的道法,只能针对修为远低于我的修道者,与我同阶,或者是比我境界高的人,我想拿也拿不出来。”

“那也不错了,可以拿出东西来就行了。”

红柳也没有要学的意思,她有自己的秘法,与叶楚这个先进多了。

“这柱子丹炉,你要怎么取?”

红柳抬头看了看头顶的这个大柱子丹炉:“你要自己想办法,我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你要杀人取物的话,将其它柱子里面的人杀光就行了,这东西我取不走。”

刚刚她就用意念试探过了,这些柱子与大地有契约,若是将柱子丹炉拔起来,大地也会被带起来。

这几乎不太可能完成。

“恩,我自己来想办法,这几个柱子丹炉可是好东西。”

叶楚自己就是炼丹师,当然看得出来,这几个柱子丹炉不同寻常,一定要弄到自己的乾坤世界中去,由陈三七他们使用才行。

不然就可惜了,这可是好东西。

不过眼下的事情是,赶紧将其它八根大柱子铜鼎中的人都给处理了。

叶楚和红柳分开出击,叶楚负责四根,红柳负责五根。

不到半个时辰,两人便在城中汇合了,稍无声息的就将九根大柱子铜鼎中的人都给处理了。

红柳丢给了叶楚十几个储物芥子,这都是她刚刚劫杀敌人缴来的。

“姐姐真好……”

叶楚不和她客气,全部给收下了,他自己刚刚也搂了十几枚芥子,毕竟每天乾坤世界中的消耗都是巨大的,不搂着天材地宝,根本不够花的。

“少贫了,等会儿应该就会有人过来了,刚刚那个大魔神肯定是就要过来了。”

红柳说:“你赶紧想想办法,拿走这几个东西,拿不走我们赶紧走。”

“赶紧去找仙药的药引去……”红柳总觉得这九根柱子铜鼎的幕后,一定是有什么大人物控制的。

他们在这里筹划了五百多年了,肯定不会只是为了玩的,一定是有什么阴谋的。

“恩,我试试看能不能搬走。“

得了几十枚芥子了,叶楚也没什么高要求了,只能是试着看看,能不能将这九个铜鼎子装起来。

试了好几次,但是却无法捍动这个巨大的铜鼎子了。猫扑中文

西平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城中医医院杨清泉
301医院NK干细胞疗法注意事项
肇庆治疗卵巢炎方法
西安白癜风如何治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