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武魂下载系统 第71章 大乘剑屠

2020-02-15 18:20:34 来源: 湛江信息港

最强武魂下载系统 第71章 大乘剑屠

剑气,剑意,剑式叠加在一起,犹如滚滚波涛,能将世间一切都淹没其中。

但是如此骇然的攻势却在韩易前面突然停下。

韩易身前,八口飞剑兀自转舞,剑气呼啸流转,形成了一个剑气旋涡。

慕白叠加的攻势一遇到这个剑气旋涡,就向进入黑洞一般,全部被吸入进去,一丝涟漪都不曾泛起。

“大成之剑?你的剑术已窥得剑道之门槛?”

慕白陡然惊惶不已,自己练剑十年,十九岁才入小成,但眼前这人最多十六岁,竟已是大成?

这不公平!他突然就生出嫉妒,只要有人比他厉害,就会让他无比嫉妒,就想杀了这人。

“今日你必死!”

剑斩天穹,排山式!

巨大的杀意,化作刚猛的剑气狂袭,使得大地都裂出无数缝隙。慕白浑身玄气毫不保留催动,注入长剑,催出他最强大的一剑。

“还不错,可惜在武师一境,我已找不到对手。”

韩易用很寻常的口气说出此话,剑式也突然变了。

他的天衍神诀虽然还未完成第二次推演,但已经二次推演过的那一部分,已让他的剑术从小成突破到大成。

只要不是武尊级别的高手,他不怕任何对手。

天衍神诀,断剑式!

韩易的任何剑招,都是自然而然的催发,几乎浑然天成,无任何不协调的迹象。

这一刻八口灵宝飞剑已成了一把,甚至连他自己的精神和肉身,仿佛都已经融入剑之道法之内。

若说慕白的剑气如滚滚江水,那么此刻韩易的剑气,却有如滔天海浪。

两人长剑相撞时,所有的剑气剑意全部突然消失,只剩下两道交错而过的剑光。

慕白口吐鲜血,倒退了十多步才站稳,韩易的双脚却像是钉在地上一样,纹丝不动。

这钟战况,让之前还在讥笑韩易的雪晴脸色僵硬,心中再次生出恐慌

“我败了?”慕白还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喃喃自问,“我难道真败了?”

韩易平静道:“败给我,不丢人。”

慕白面部肌肉剧烈颤动,凶狠的目光突然射向韩易,发出凄厉的嘶吼:“我不会败,我要你死!”

武魂,大乘剑屠!

他的身后金光闪烁,一座七层的浮屠升上虚空之中,塔中长剑如蝗飞出,几乎是遮天蔽日。

十丈之内,数不清的长剑如剑器海洋,密密麻麻飞袭而来,几乎不留任何空隙。

韩易心下一惊,慕白的武魂竟是强大如此,这至少已是四品巅峰的等级。

长剑海洋浩荡而来,他虽然有迅影武魂,速度身法奇快无比,但身上还是被剑锋划出了数道伤口。

“你在剑法上是很有造诣,但是你韩家三流的武魂,又岂会是我的对手?”慕白狂傲叫嚣,似已掌握了一切,“只有武魂,才是实力的根本。”

“终于结束了。”雪晴也干咽着唾沫,惊声低语,“这废物,究竟是何时变得如此强大的?好在今日会死在慕白手里,不然必成大患。”

但是她错了,慕白也错了,若要和韩易比武魂,天下何人是对手?

法相金刚!

浩荡剑海之内,突然爆出惊天巨响,韩易的身体迅速变大,浑身金光凛凛,足有数丈之高。

他的身体就像是铜皮铁骨,长剑击中他,最多也是留下一丝血线,就被崩了出去。

慕白大惊失色,魂力不断传入上方大乘剑屠,更多的长剑飞射出来。

但是韩易已像一个远古巨神般飞奔而来,所过之处长剑纷纷往后崩退,转眼已接近慕白。

“你的武魂厉害,我就毁掉它!”

那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竟是一把将大乘剑屠抓在手中,催动所有魂气,猛力一捏。

“不!”

慕白惊惶大吼,正要催剑攻去,丹田气海却传来一阵剧痛,让他鲜血狂吐。

原来韩易巨大的手掌一握之下,大乘剑屠顷刻碎裂,最后化作了无数混乱的魂力,四散飘飞。

慕白武魂受到如此毁灭性一击,牵动丹田气海,一时间连简单的剑招也无法催出。

“我送你上路!”

韩易声音冷冽,一只巨掌猛然落下,将惊慌失措的慕白抓在手中,使劲一捏。

顿时骨裂肉开,慕白挣扎几下,终于不动了。

“真是可惜,如此厉害的武魂,却不能将其下载。”

韩易暗叹一声,系统此时还在隔绝升级,不能下载任何武魂功法,也是一个遗憾。

他的身体慢慢恢复原状,衣服却被撑破,有些狼狈地看着雪晴。

雪晴闻到了死亡的味道,吓得肝胆欲裂,下意识就催动脚下快马,朝后跑去。

韩易意念一动,一道闪电激射,雪晴立即被轰得从马背上落下。

她嘴角流出了鲜血,见韩易一步步逼迫而来,艰难地在地上爬行,但是和韩易的距离却越来越近。

“你不能杀我,我是女人,韩少你是大英雄,不能杀我这样的女人!”雪晴浑身都被死亡的恐惧占据,开始最后的挣扎。

韩易迈步走近,道:“男女平等,你杀我两次,而我只杀你一次,你还是赚的。”

雪晴连连求饶道:“不,韩少,不是我想杀你,是公主要你的命,我一个奴婢,只能听命行事。”

韩易不为所动,公主要杀他不假,但是雪晴对他的杀机也是真真切切的,杀心不比姬云裳少一分。

“韩少,饶我一命,我怎么说也是女人,是美女,只要你饶了我,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听到这话,韩易只感觉到一阵恶心。

一个人临死时,才是最真实的自己,雪晴此刻可说是丑态毕出。

他毫不犹豫就一掌拍出,结束了雪晴的生命,也结束了她的痛苦。

一种难以言说的心情却开始蔓延,韩易突然就觉得有些累。

“马儿马儿,你们还真听话,现在你们的主人已经死了,自己走吧。”

他抚摸着慕白和雪晴坐骑的鬃毛,接着在马屁股上重重拍了一掌,两马吃痛,终于悲鸣一声,朝一个方向飞奔出去。

韩易走出了数步,却突然想到什么,返回厮杀之处。

“看来新手总是会犯错误,居然忘记了毁尸灭迹。”他摇头自语,“有小陆在就好了,这些事情根本不需要我自己动手。”

说着,他拿出地上尸体的储物空间,将陆颜佳的那种黑色粉末倒在尸体上。

两个人的身体很快融化,被风一吹,什么都没有剩下。

或许这就是死亡的意义,带走一切。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