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层气开发畏途技术和体制瓶颈十年未破

2019-06-07 23:23:54 来源: 湛江信息港

小孩老是咳嗽
小孩老是咳嗽
小孩老是咳嗽

徐沛宇

供职于某煤层气企业多年的王雷(化名)感觉自己所在的行业似乎在走下坡路。这一个感觉和统计数字吻合:国家能源局通报显示,一季度全国范围内只有7个省份完成煤层气(俗称“瓦斯”)抽采目标,离预定目标相去甚远。2012年全国煤层气产量125亿立方米,利用总量52亿立方米,未完成产量155亿、利用量80亿的年度目标。

体现在具体开发企业上,重要的几家煤层气开发企业均不尽如人意。的煤层气技术难题一直难以突破,有媒体报道称其近期暂停了上千口井的钻探;而中联煤层气有限公司(下称“中联煤”)则在今年上半年创下了其成立以来半年钻井数量的纪录。

煤层气企业的不景气已经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国家能源局牵头的相关政府部门正在研究提高煤层气开发补贴,以激励企业发展煤层气产业。

为何中国的煤层气产业发展不但难以提速,而且在走下坡路?王雷对《财经()》总结说,技术和体制是多年来制约中国煤层气产业发展的两大因素,其中体制问题是横亘在该产业发展道路上的阻碍。“如果管理体制问题不解决,行业发展好不起来。”

技术瓶颈

虽然煤层气也算作非常规天然气,但其开发利用的历史比起页岩气来要长得多。

从1996年成立中联煤算起,中国开始进入煤层气开发领域已有17年;从2004年实施个煤层气开发示范工程 山西沁水盆地南部煤层气项目算起,中国大规模开发煤层气的时间已有近十年。

然而,目前的煤层气开发技术与十年前相比似乎并无多大的实质性进步,除了沁水盆地资源条件较好的煤层气示范项目,其他地区的煤层气勘探开发技术要求都较高,导致其成本难以压低。

本报从煤层气企业内部了解到,目前煤层气勘探开发实现盈利的只有中联煤一家企业,中石油等其他企业在煤层气开发领域一直未能实现盈利。

“我们也是因为拥有的项目资源好才能盈利,如果是一些新开发的、品质不高的项目,以现有的技术开发我们也没有经济效益。”中联煤一位内部人士对本报说,中联煤的产量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开始打下的开发井,新井贡献的有经济价值的产量非常少。

据一位接近中石油煤层气公司的业内人士透露,中石油今年在山西和陕西打煤层气井时发现,排采工艺技术问题难以解决,现有技术下产气量迟迟不能达到理想水平,因此他们计划调整煤层气开发方案,暂停开发计划的近两千口井。

中石油总部的一位相关负责人对本报否认了暂停钻井的消息,但对开发出现的技术问题则未予置评。

来自国土资源部的一位天然气专家则对本报表示,中国刚开始进入煤层气领域时,完全没有技术和经验,所以当时引进了大量外资企业学习技术。现在虽然有了不少自营煤层气项目,但核心技术跟国外先进企业相比仍然有差距。

和化学工业联合会日前撰写的一份指出,目前我国处于勘探期的煤层气项目基本上都处于亏损状态,开发成本较高。中国的煤层具有低孔、低渗、低压、低饱和度的特点,提高产量就需要大规模地打井,投资成本远高于常规天然气。

上述报告还表示,我国的煤层气井型、井和钻井、储层改造等技术、低能耗集输工艺技术等需要进一步完善和攻关,特别是煤层气排采技术已成为提高单井产量的瓶颈,必须重点攻关,否则将难以实现单井产量的大幅增加。

体制掣肘

煤层气产业发展滞后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体制。

根据自己在煤层气行业十余年的经验,王雷对本报分析说,中国煤层气产业发展的根本问题在于管理体制设计的不合理,中联煤的发展轨迹和现状就能很好地体现出这点。

在中联煤成立至今的17年里,其先后经过了多次股权调整和8次领导班子更迭:1996年,中联煤成立,煤炭部、地质部和中国石油总公司三方各筹资三分之一;煤炭部撤销后,中联煤变更为两家股东,中石油和中煤集团各持50%股份;2008年,中石油撤出其所持50%股权,并带走50%的煤层气区块和人员;2010年12月,入股中联煤,持股比例50%;今年2月,中海油增资扩股,共获得中联煤70%的股权。

管理团队更换频仍,中联煤的煤层气产量未能有效提高,甚至还出现了下滑的风险。上述中联煤内部人士对本报表示,不管是从属于中煤、中石油,还是中海油,中联煤作为专门开发煤层气的央企,一直只是其他央企的下属企业,缺乏独立性,管理体系一直都受到限制。中海油现在控股后,中联煤今年上半年钻井总数只有约100口,成为有史以来打井少的半年。

煤炭和煤层气管理体制尚未理顺,更是制约了发展。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的上述报告显示,产煤地区经常出现“以煤压气”的现象,地方政府往往会优先发展煤炭或者排斥煤层气探矿权、采矿权的设置。2007年以来,中国煤层气矿权面积逐渐缩减,基本上没有新设立的煤层气探矿权。

由于管理体制的多重问题,煤层气开发对外合作的情况也没有达到预期。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康菲、安然、德士古等多家外资企业在中国煤层气产业进进出出,但绝大多数都败兴而归,目前投入商业化运作的中外合作煤层气项目屈指可数。

不过,煤层气对外资企业仍有吸引力。华平投资集团是进入商业化运作的中外合作煤层气开发项目的股东,该集团全球能源投资负责人彼得 卡根 (Peter R. Kagan) 对本报表示,煤层气在中国是一个新兴产业,发展遇到挑战是很正常的。美国成为个发展页岩气、煤层气的国家是因为其监管环境稳定,基础设施比较完善,人力资源和技术成熟,同时还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十年后,中国可能也会具备这几大条件。

国泰及港龙航空“学生惠”超值机票计划全面启动
人民日报回应传言称吃碘盐不会引发甲状腺癌
孩子发烧不能小视 5种情况要及时送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