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直播间第一百二十四节带路

2020-01-25 21:18:25 来源: 湛江信息港

法神直播间 第一百二十四节:带路

黑白双色的鲜明对比让诺曼的眼睛更容易收集到光线的数据,而伊莎贝拉凹凸起伏的曼妙身材增加了光阴的复杂程度,也在客观上进一步加强了数据的准确性。

诺曼盯着伊莎贝拉,双手搭在她的肩头——这是为了准确地统一他们俩的步伐。诺曼已经向伊莎贝拉解释过这一点了,所以伊莎贝拉这次没有像刚才那样情绪激动。

“向正后方一步。”

兰斯洛特的声音传来。

诺曼接下来都会采用这种面对着所有人的方式移动,因为他需要随时观察伊莎贝拉身上的数据,但又不能让伊莎贝拉走前面,因为光靠语言来指挥伊莎贝拉是很容易就出差错的,所以他只能以这种古怪的方式来自己带路。

而在听到兰斯洛特的话后,诺曼向着自己的正后方迈出了一步——在刚才和兰斯洛特的交流中,兰斯洛特和他已经规划好了他的标准步伐,就像上次在亚贝大教堂中以呼吸记录时间那样。

由于诺曼双手抓住伊莎贝拉双肩的缘故,随着他的后退,伊莎贝拉也被他拉着往前了一步。而关于这一点,诺曼刚才已经向伊莎贝拉解释过了,所以她也没有反抗,乖乖地放松自己的身体,任由诺曼带着她前进,顺着诺曼的力道调整她自己的步伐。

在这里,诺曼又运行起了《赶海经》来,只不过这次他只是把自己的精神分成了两份,一份用来倾听兰斯洛特的话,一份用来专心地调整自己和伊莎贝拉的步伐,使得他们两人“重叠”。

虽然诺曼也不知道他们两人明明就不站在一起,兰斯洛特为什么非得说他们两人是重叠的,但既然是兰斯洛特说的,那他只能信了,毕竟现在兰斯洛特是唯一有可能让他出去的人了。

诺曼用自己的力量引导着伊莎贝拉的站位,使得她迈出的脚步方向、长度都与自己的一致后,这才住手不动,开口对其他人道:“向正前方一步。”他的正后方,也就是其他人的正前方了。

经过扩音术的作用,诺曼的声音远远地穿了出去,让所有人都听到了。

经过诺曼最后的阵型调整后,阵型拉开,几乎所有人都有能见到诺曼的动作,所以大家就都照着他刚才那样,向正前方迈出了一步。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诺曼的手把手调整,这些人光用目测来指挥他们的步伐是不准确的,很难保证和诺曼保持一致,而在空间这种神秘的问题上,尤其是空间迷宫这种东西上,如果不精确,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但是圣殿骑士团和诺曼都自觉忽略了这个问题,因为如果真要确保所有人都和诺曼保持一致的话,那所需要动用的工作量太大了,要做的准备工作也太多,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圣殿骑士团不是圣母,他们唯一想要的只是诺曼能够活下来,其他人能救自然是救,但是如果实在不能救的话,那也只能默认这些人的死亡了,之前的阵型调整、让大家尽量都能看到诺曼的动作,也不过是最后尽个人事。

当然,这一切其他人都不知道。

“向正左方平移一步。”

新的数据出现后,以神威太湖之光的超强计算能力很快就算完成了,于是兰斯洛特继续引导着诺曼走下去……

在兰斯洛特的指挥下,诺曼带着伊莎贝拉一步一步地挪动着,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根本没有个固定的前行方向,并不像是在找出去的路,反而像是和伊莎贝拉在宫廷舞会中悠然漫舞。

其他人则是亦步亦趋地跟着。

他们就这么走了半天,周围还是一片虚无,没有任何变化,这让一些人队列中的一些人开始低声私语起来。

“这个家伙是谁?”

“不认识。”

“他真的能够带我们出去吗?”

“圣女都在跟着他走,我们只能相信他了。”

“我觉得善良的圣女被这家伙骗了。想想也是,连教会的那些大人物都没有办法,这个一身肌肉、一看就没什么脑子的野蛮人怎么会有办法?”

“我有点后悔,也许我该留在那里安静地等待死亡的,而不是在走到筋疲力尽之后才迎来死亡的终结,我不应该遭这个罪。”

……

这些都是那些后勤人员。

因为哈迪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这些人并不知道诺曼的“真实身份”,绝大部分人甚至根本就不认识诺曼,所以他们尽情地窃窃私语着,把他们现在这悲惨境况的不满情绪全部用语言发泄在了诺曼身上。

和经过专门战斗训练的骑士们相比,他们的纪律性实在太差了。

不过还好,战斗经验丰富的多明尼克让骑士们穿插在阵列中,起到一个管束的作用,总算没有让阵型乱掉,还是随着诺曼的步伐在移动。

而在他们前方,艾格尼丝一声不吭,只是把目光集中在诺曼身上,安静地随着他的脚步移动。

哈迪也一样,只不过内心却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平静。

刚才诺曼来找他的时候,离以太迷宫塌陷就只剩下不到半个钟的时间,中间又经过一系列召集、排布、调整队形,他们的时间本就不多了,可是现在诺曼走了半天还是没有半点变化,这让哈迪心中都焦急了起来。

可是马上,哈迪心中就咯噔一动。

这倒不是以太迷宫的这片虚无空间出现什么变化,而是诺曼出现变化了。

哈迪可以清楚地看到,诺曼的眉毛颤抖着,脸皮哆嗦了一下,牙关紧锁,看起来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诺曼现在确实很痛苦。

他原本按照兰斯洛特的指令走得好好的,一步一步稳扎稳打,聚精会神地调整着自己和伊莎贝拉的步伐走着,但是走着走着,他突然感到有一股压力出现,压迫着他的精神力。

这股压力刚出现的时候还不是很大,但是随着他每迈出一步,这股压力都会相应地增大,越来越大,直到把他的精神力绷得紧紧的,似乎随时要扯断一样。

得亏诺曼最近通过兰斯洛特提出来的修炼方法每时每刻都在不停地磨练着自己的精神力,不光是精神力,对于痛苦的忍耐力也进一步地得到了提升,否则要是换作入学考试之前的话,诺曼可能还真撑不住,此刻已经被这种加持在他精神力上的巨大压力给压到崩溃了。

那样的话,别说继续走下去了,能不能继续站着都是个问题。

“你怎么了?”

伊莎贝拉就在诺曼对面,比谁都更清楚地看到诺曼痛苦的表情,不由地问道。

诺曼却没有回答。

他现在身上被诺曼加持了扩音术,一张口所有人都能听到,并不适合聊天,而且这种情况说出来伊莎贝拉也帮不上什么忙。

所以他咬牙忍受着这种痛苦,继续按照兰斯洛特的指示迈出下一步,并牵引着伊莎贝拉迈出这一步。

当诺曼死命顶住压力、努力集中精神把伊莎贝拉调整好位置之后,突然听到面前的伊莎贝拉大叫起来。

“着火了!”

着火了?

诺曼顺着伊莎贝拉惊恐的目光低头望去,见到自己双脚附近的虚无正在燃烧。

这片虚无的空间,终于出现了虚无以外的东西。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可信吗
新青林业局职工医院预约挂号
青海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运城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天津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