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醒法师 章二十四 完整与归途

2020-01-17 00:25:48 来源: 湛江信息港

龙醒法师 章二十四 完整与归途

“即便不是龙族,肯定也和龙道有某些关系吧。”龙琪琪这时候道,“话说回来,这次龙道试炼真的太反常了,到目前为止,就没碰上一件意料中的事。”

她抬眼环顾周围的场景,广袤的草原,蔚蓝的天空,明媚的骄阳,还有温暖的风,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这里看起来和外界的大草原根本没区别,虽然没有其他龙族遗迹里的各种辉煌宫殿和龙族留下的东西,但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或许我们可以从龙道这个角度想想,就算弄不清那怪物到底是什么,但如果能摸清它和龙道的关系,又或者是它来龙道的目的,接下来的事情也会好办许多。”诺诺提议道。

之前众人一番交流,各有猜测,但看起来并不能下一个定论说那类龙怪物到底是什么。

退而求其次的话,想办法弄清楚怪物来龙道的目的,或许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恺撒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草屑,说:“有必要和我们的那位俘虏小姐谈谈了。”

撕掉了少女战斗法师嘴巴上的封条,恺撒等人围在少女的周围,最后还是由恺撒开口说道:“喂,醒醒,别装睡了。”

少女缓缓睁开眼睛,脸色仍有些苍白。而且因为一直被绑着,之前流泪留下的泪痕没法抹去,看起来很是狼狈。

“要审问我了吗?”少女苦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会更晚一点呢。”

“你不愿意被审问?”恺撒问。

“当然,一旦你们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就没有价值了。”少女眼神黯淡道,“那恐怕就是我的死期了吧。”

恺撒耸耸肩,不置可否。

少女抬眼,接着说:“我知道,之前你没有把我交给那可怕的怪物,是因为我还有价值。对此。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说声谢谢。以及我有一个请求,就算审问结束后要杀我,也请给我一个自我了断的机会。”

恺撒笑了:“第一次有俘虏被审问前就这么多废话的。有关怎么处理你,这是后话了。现在我问。你答,可以吗?”

少女目光微闪,看了看围在自己周围的帝国队员们,最后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点头说:“好。”

恺撒吸了口气,问:“龙道是什么?”

少女毫不犹豫地摇头:“不知道。”

龙琪琪眉头一皱,眯眼盯着那少女,冷冷道:“你最好别试图隐瞒任何事情啊,你要知道目前在龙道第二层,只有你一个战斗法师了。”

其他人也都脸色有些不善,要知道这俘虏的命可是之前众人甘冒奇险保下来的,可现在看来,这人显然没有任何感恩之心啊,简简单单一句不知道就把恺撒的第一个问题顶回来了?

少女却是毫不退让地与龙琪琪对视着。平静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事实上有关龙道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即便是大统领和诸位门徒大人,还有你们风雷帝国的元帅和无,或是前代森林王以及地球街的徐子陵,都无法肯定地回答出来吧?我只是个十二级的小小战斗法师,你们问我这样的大问题,不嫌可笑吗?”

恺撒并不生气,看着少女说道:“这问题是有点太大了,但没人让你做完整的回答,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

少女沉默后。说:“据我所知,龙道诞生于百年前的南北战争末期,雏形是龙族的一个小世界,后来出于一些我也不知道的原因。被改造成了现如今的龙道。”

“哦?”

恺撒挑了挑眉。其他人也都吃了一惊。

少女的说法,对众人而言都是第一次听到,没想到这俘虏一开口就说出了这么机密的情报。要知道在此之前,有关龙道的确切出现时间,是无法精确到“南北战争末期”的,只是比较大概的“南北战争时期”。

以及龙道是被人以龙族遗迹为基础改造而成的这一点。之前帝国方面也是全然不知。

恺撒默默消化片刻,又问:“之前那怪物的身份,你知道些什么?或者说,能想到些什么?”

少女这会还是摇头:“抱歉这我是真不知道了,一点都不知道。”

恺撒说:“那怪物曾经在阿尔卡纳战区出现过,你们战斗王朝的黑白还和它交过手,这点你不知道?”

少女脸上流露出不似作伪的吃惊表情,说:“这……我没听说过相关的事,也不知道黑白大人和那怪物遇见过……”

恺撒嗯了一声,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继续问道:“那头怪物为什么会来龙道,可能和龙道有什么关系,你能想到些什么吗?”

少女再次摇摇头。

“还真是一问三不知啊。”恺撒盯着少女,说。

“真的不知道,你问的这些问题,我其实还想问你们呢。”少女有些无奈的样子。

恺撒微微一笑,说:“也罢,那接下来这个问题,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的话,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他凝视少女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这次龙道开启究竟特别在哪儿?以及,你们战斗法师此行来的目的,是什么?”

恺撒问的前三个问题,其实本就没指望能有什么收获,龙道是什么,怪物是什么,两者有什么关系,这三点如果能那么轻易的弄清楚,恺撒反而觉得不正常。战斗法师这边也应该是没什么头绪的,否则之前不会被怪物轻易地击溃。

但这次龙道开启不同寻常,而战斗法师显然对此有备而来――这两点是可以肯定的。

恺撒打算以此为突破口,来尽可能地拨开眼前的大片迷雾。

少女这次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恺撒也不催促,只是耐心等待着。旁边的诺诺等人都有些着急,好半天等不到半句回答,恺撒也没有逼迫的意思。

最后少女叹息着说:“如果我还说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恺撒耸肩说:“那我会立刻杀了你。因为我现在没功夫和一个不诚实的俘虏多费心思,还有很多事情等我们去做呢。”

少女眯眼问:“即便杀了我意味着会损失重要的情报?”

恺撒肃然点头,重复了一遍:“是的,即便杀了你意味着损失重要的情报。”

然后少女再次沉默,这次她倒是没有再让人等太久,而是好像放弃认命似地,说:“你问这次龙道开启特殊在哪里――这个问题比较好回答,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龙道的空间结构其实一直在松懈,百年来一直如此,这样的趋势从未停止过。”

诺诺吃惊道:“龙道的空间结构在持续松懈?我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少女淡淡道:“你们不知道很正常,因为松懈的趋势和速度,在过去近百年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是从去年开始才突然加剧的。然后,当龙道的空间结构松懈低于某个特定的阀值,那从未有人进入过的龙道第三层,就可以进入了。”

“所以说龙道出现在横断山脉这点只是巧合,真正特殊的,是空间结构的松懈?”恺撒不由回想起之前进入龙道时的场景。

那巨大而不稳定的空间裂缝,应该就是龙道空间不稳定的证据。

少女点头说:“是的,地点出现在南北之间,只是巧合而已。重点是今年开始,龙道的最后一层,可以被人进入了。这是重点。”

听了这话,恺撒心中瞬间敞亮了许多。

毫无疑问战斗法师想要进入龙道第三层,所以趁着龙道空间松动的今年,派了精锐队员起来,并且事先百般打压帝国这边可能派出的人员,比如恺撒。

恺撒甚至想到,那类龙怪物的目的,或许和战斗法师是一样的,也是冲着那龙道第三层而来。

这么看,那怪物或许也对龙道非常了解,如果它真的和战斗法师们的目的一致的话。

“那么,龙道第三层里究竟有什么呢,要让你们战斗法师如此费尽心思地去争取?”恺撒缓缓问道。

少女眼中闪过挣扎之色,显然这个问题已经触碰到北国的核心机密了。

她死死咬着牙齿,说:“给我一个承诺,不杀我的承诺,否则我什么都不会说。”

恺撒略一沉默,然后点头说:“好,我给你承诺。”

一旁的诺诺、龙琪琪、还有坑爹都吃惊地看着恺撒,要知道这样的承诺,无异于让整支队伍多出一个巨大的负累和不稳定因素。

那少女指着诺诺等人说:“那如果你的同伴们不遵守承诺呢?看起来,他们并没有想要一直留我的性命。”

恺撒抬手示意同伴们少安毋躁,然后郑重地对少女说:“我不说第三遍,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死。”

在恺撒的心中,保护一个俘虏所带来的风险和代价的确很大,尤其是在如今的环境下,但心中某种直觉告诉他,有关龙道第三层的情报更加重要。

这种感觉很奇怪,不完全是恺撒出于对此次任何的考量,而是他觉得这个情报,或许和自己有关。

或许还和至今下落不明的休斯有关。

少女深深凝望了恺撒一眼,低声说:“你是个很有魄力的人,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

恺撒说:“所以你的答案是?”

少女闭上眼睛,脸色恢复了平静,甚至有些疲惫与木然。

然后,众人听到她说了一句:“大统领临行前对我们的交代是:不惜一切代价,保证至少有一人活着进入龙道第三层,那里有我族的‘完整’,还有‘归途’。”(未完待续。)xh:.126.81.50

重庆华肤医院看病好不好
贵阳脑癫医院主治医生
安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赣州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河北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