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汉辛苦守护残障妻女10年无准生证难办低

2019-07-19 12:38:28 来源: 湛江信息港

村汉辛苦守护残障妻女10年 无准生证难办低保图,热点资讯,

韦用占说,虽然妻女都不会说话,但脸上总是带着笑容,让他觉得很温暖。许洁琳 摄

今年48岁的韦用占,家住柳江县成团镇北弓村吉岭屯,他守着患脑膜炎后遗症的妻子和两个不会说话的女儿,10年下来家徒四壁,在亲戚们的接济下艰难生活。近,因低保申请未能通过,这个家的日子将难以得到改善。

辛苦照顾残疾妻女10年

“小孩都不会说话,很苦的。”7月24日下午,来到北弓村,向村民们打听起韦用占,一村民不住地摇头叹息。

听到有人来访,韦用占和妻子韦秋林急忙放下地里的活儿,赶回家中。两名剪着寸头的“假小子”也咧着嘴,蹦蹦跳跳地跟在身后。看到有陌生人在门前,她们害羞地跑到屋里躲了起来。

韦家一间约50平米的小平房,简单隔成了3个房间,房内的墙壁和地面都是坑坑洼洼的,屋内和厨房堆满刚收割回来的十几袋稻谷,卧室里的一张床是一件像样的家具,一家4口每晚只能挤着睡。仅有的家电是一台老式电视机,是韦用占的弟弟外出打工后留下的。

韦用占的母亲早年因意外致残,靠父亲一人务农养家,因此5名子女都没有读过几年书。长大后,弟妹们外出打工。老实巴交的韦用占留下务农,辛苦一年仍是家贫如洗,直到38岁,他才成家。

韦秋林今年35岁,小时候患有脑膜炎,因落下后遗症,她的身高仅1.4米左右,胳膊跟十三四岁的少女一般细,没有什么力气。她很少说话,偶尔说也是细声细气,不凑近根本听不见。不过,韦秋林知道丈夫辛苦,每天总是带着笑容,尽力帮忙打下手。

婚后,两个女儿相继出世。令韦用占夫妇想不到的是,两个孩子只会睁大眼睛对他们笑,不会说话。10岁的韦海婉和8岁的韦海淑,至今仍没有说过一句完整的话。

大女办得残疾证免费上学

“如果出去打工,谁来照顾她们呢?”韦用占说,妻女无法离开他生活,所以他也无法走出去。“大哥以前对我们都好,就是太老实了。”老三韦用港说。逢年过节,弟妹们总是邀请大哥一家到家里吃饭,或是塞给他们一些钱。韦用占自己不好意思去吃,总是叮嘱弟妹要给妻女吃饱。钱他自己从不舍得用,总是留着给妻女买吃的,或者留给她们有病痛时买药打针。

2009年,弟妹们凑了1000多元,由韦用港带着韦海婉到广西脑科医院、柳州市妇幼保健院做检查,医生的诊断结果是“大脑发育不健全”。经有关部门鉴定,韦用港给韦海婉办下了残疾人证,残疾等级为二级。如此一来,韦海婉就可以免去学杂费去读书。今年9月开学后,韦海婉就要上三年级了。翻开她的学生报告册,上面没有成绩,只有两条班主任的期末评语:“你是一个性格内向、沉默寡言的孩子……希望你以后能按时进教室学习”,“大家时常看到你灿烂的笑容,这个学期你有进步了,能主动进教室上课”。

班主任谭孟鲜说,一年级的时候,小海婉总是怯生生地站在教室门口,听到她招呼才会走进来。在课堂上,她总是安静地坐着,到写练习的时候,大家写字、做算术题,她就会在本子上一行行地写“0、1、2、3……”,她只学会写数字和简单的字。

“别人说的话她肯定能听明白。”谭孟鲜说,只要写对了字,她总会表扬小海婉,她脸上立即就会绽开灿烂的笑容。平时,如果听到同学们取笑她“哑巴”,她就默默地回到座位上,偷偷地抹眼泪,“我看着很心酸”。

没准生证低保申请通不过

虽然一家人觉得,小海淑的情况肯定跟姐姐差不多,但因弟妹们的生活也不宽裕,已经凑不出给小海淑去医院检查的费用了。

“在政策范围内能帮的,我们也一直在尽力想办法。”据北弓村村委主任韦玉宁介绍,原先韦用占家住的泥瓦房破败不堪,他入户查看后向其弟妹作了动员,东拼西凑出1万多元给他新建房子。村里又帮他申请了1.76万元危房改造补助,已于去年初发放到位。

韦玉宁说,韦海婉如今能领取每月30元的残疾补助。平时有粮食补助、冬衣冬被发放,他也从未忘记韦用占一家。能改善他们窘迫困境的,无疑是把低保办下来,但是他们的低保申请未能通过。

原来,当年韦用占和妻子生小孩时,一直没有办理准生证,虽然并没有超生,但他们一直未能提供计划生育相关证明,而这又是申请低保所必需的材料。“补办需要缴纳一定金额的社会抚养费。”韦玉宁说,具体是多少,他也不太清楚,建议韦用占到成团镇计生部门咨询。同时,韦海淑的残疾人证也应尽量办下来。

得知还要缴纳费用才能补齐材料,韦用占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了口:“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我活着一天,就会好好照顾她们一天。” 广西-南国今报许洁琳 实习生陈超玉

阜新好的牛皮癣专科医院
绍兴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郑州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