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谁创建了晚清个革命团体兴中会非孙

2019-01-31 03:17:07 来源: 湛江信息港

核心提示:综上所述,笔者推导的或许令人惊讶:郑观应才是兴中会的创始人;兴中会在澳门创立,并将总部设在上海;但郑观应本人在1895年选择退出;孙中山1893年在澳门加入兴中会,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后被上海总部召回准备举事,在郑观应退出后接过这面旗帜,走上激进革命之路。 郑观应及其家人 资料图本文摘自:南方周末,作者:陈晓平,原标题为:《郑观应创立了兴中会?》。 孙中山在英文回忆中提到The Young China Party时,用的字眼是join(加入,投身),如果这个The Young China Party就是兴中会的早期英文名称,那么,它显然不是孙中山创办的。种种迹象表明,郑观应很可能才是这一组织的年,孙中山在《伦敦被难记》中说:兴中会之总部,设于上海。而会员用武之地,则定于广州。(The headquarters of the Young China Party was really in Shanghai, but the scene of action was to be laid in Canton。)对此,我曾百思不得其解,也未看到学界先进作过合理解释。 众所周知,檀香山兴中会成立于1894年11月,香港兴中会则成立于1895年2月。两个兴中会的关系如何,未经彻底研究。香港兴中会章程称:本会名曰兴中会,总会设在中国,分会散设各地。(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等编:《孙中山全集》卷,中华书局1981年,页22。)檀香山、香港两会似是平行分会,然则总会何在?香港当日不在中国管治范围,故总会设在中国,意味着不在香港;从《伦敦被难记》的措辞看,总会也不在广州。那么,只有设在上海,才符合孙中山的夫子自道。 《檀香山兴中会员及收入会银义捐时日进支表》称:共进银一千三百八十八元。支孙逸仙汇单通用银二千元(五二算),支孙逸仙自带一百元,支附电信回上海电资二十元〇八毛。(《革命文献》第64辑,页207)据学者陈明远的研究,清末一标准银元合2009年人民币200元(《历史上银圆的购买力》,《社会科学论坛》2010年第24期)。孙中山往上海打电报花了20.8美元,按1:0.52折算成标准银元为40元,相当于2009年人民币8000元!孙逸仙是广东人,花这么多钱打电报到上海,究是为何?若是兴中会总部设在上海,问题就涣然冰释了。 孙中山在《有志竟成》中又说:时适清兵屡败,高丽既失,清廷之腐败尽露,人心愤激。上海同志宋跃如乃函促归国,美洲之行因而中止。(《孙中山全集》第六卷,页230)宋跃如(宋耀如)上海来信,与支付上海电资相呼应;这封信,相当于上海总部给孙中山的指令。孙文接信之后改变行程,显示他听命于某个更高的权威。 据冯自由记述,1894年孙中山到上海找郑观应,郑政见颇与总理吻合。职是之由,时总理复结识陈廷威、宋跃如二人(《中国革命运动二十六年组织史》,页)。从职是之由一语,可知孙中山结识宋耀如是经由郑观应介绍的。 郑观应浮出水面 1895年1月26日,孙中山回到香港;2月21日,香港兴中会成立,但孙中山重要的助手陈少白却未出席。原来,陈少白受孙中山的委派,到上海专程找郑观应,而且住了近一个月。

不锈钢盘管厂家
北京地面互动投影
上海二手设备报关厂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