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场项目纠纷网易到底有没有养猪

2019-04-10 22:09:04 来源: 湛江信息港

【导语】:昨天,杭州西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个案件,易因被诉拖欠浙江省地矿勘察院工程勘察费用70余万元成为了被告。这个勘察工程所在地,就是之前媒体曾集中报道的位于浙江安吉的“易养猪场”。

事情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

先是易养猪,居然拖欠勘察院70万元勘察费,区区70万,易哎。

昨天次开庭,“易(杭州)”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男律师口口声声:,易(杭州)不经营农业,不养猪;第二,我们没有一个叫“毛山”的员工。(注,一直以来,易养猪中,丁磊、毛山、周炯,被称为“养猪三人组”)。

到底怎么回事,昨天的庭审一共2小时。

勘察院,齐耳短发女律师,易(杭州),男律师,双方声音不大,但锋芒尽显,把老百姓想来蛮蛮简单一件事,在法律层面解剖成丝丝缕缕无限较真。

旁听席上坐满了媒体,大家听得真是急啊急煞了。

易(杭州)说自己不养猪

“没有委托你们干活”

我们先来简单说一下官司。

2009年丁磊在广东两会上宣布要养中国示范猪,要做中国食品安全的践行者,后来养猪场选址落户安吉。从选址开始,浙江省地矿勘察院就参与其中,做地质勘探和评估,等到地方确定下来,勘察院又受委托打深水井。易养猪据说一定用深井水,这样才能保证无污染。

前天,地矿勘察院的律师还去安吉易养猪场了解过,深井在用,井深129米。

易欠的就是二期地矿勘察包括打井的费用,共计70余万元。勘察院的诉求很简单——井,你们已经在用,你们委托我们做的,我们已经做好了,那么钱总要给我们的。

这个事情双方已经商议了一年多,久拖不决,肯定是有原因的。

昨天庭审一开始,就让人给听楞了。

勘察院律师:我们干完活了,你们为什么不付钱。

易(杭州)律师:我们没有委托你们干活。

勘察院:是易农业事业部总经理毛山一直跟我们联系的。

易(杭州):我们没有农业事业部,毛山不是我们的员工。

勘察院:我们一期合同就是跟你们易(杭州)签的,现在延续的二期工程怎么能说就不是你们的呢。

易(杭州):一期合同已经履行完毕运动套装批发
,跟本案无关。

突然冒出的“浙江味央”

和易有什么关系

轮庭辩,好像隔山打牛拳拳落空。

别看易(杭州)男律师一张娃娃脸,但是一点都不好说话。轮他每次就说那么几个字,那么一句话,而后“答辩完毕”。

直到庭审进入到双方提问阶段,易(杭州)男律师才说得稍微多一点。

其实他关键要表达的是,勘察院口中的“易”,还有此前有关养猪事件媒体报道中的“易”,是个笼统的概念,包括易(杭州),包括易集团等等。目前在被告席上的是:易(杭州)络有限公司。

其实,这就是法律上“适格主体”的问题了。“适格主体”说通俗点就是,你有没有告对人。

放到这个案例上,“适格主体”就导出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易养猪,到底是谁在养猪。

那么,勘察院有效的证据似乎就是那个一期合同,只有这个合同是明明白白跟易(杭州)签订的。如果易(杭州)说养猪场不是他们的项目,毛山不在他们的员工社保名册里,唯有一期合同,明明白白委托方:易杭州公司,还有“丁磊”签字。

说着说着,易(杭州)律师漏出一句:一期由易(杭州)来操作其实是在味央公司成立前,易(杭州)为养猪场做的准备工作。

“浙江味央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一个到昨天庭上才出现的公司,在上搜索也无果。

但是,“味央公司”的显现,似乎拨云见日——“味央”是易(杭州)的全资子公司,“味央”的法人代表正是“毛山”。

莫非勘察院告错人了

告的应该是“味央”吗

其实易(杭州)的律师不说,他反复用法理来说,跟你勘察院发生关系的不是我们易(杭州)管家婆软件
。我想,也许他进一步更明确的意思应该是:真正委托你勘察的应该是“味央”,你应该告他们去。

法官也忍不住问,易养猪和易农业事业部,这里头的“易”不是指“易(杭州)”,是吗。

易(杭州)律师说,是的。

法官再问:委托打井的是“味央”,还是“易(杭州)”,易这一回又没有正面回答,只说“我们没有委托”。

但是,对于勘察院来说,此前,他们根本不知道有“味央”。他们一直接触的是“易”,他们的服务项目也是“易”养猪场,和他们接触是“易”农业事业部毛山。即便当时协商不成,他们把律师函发去易(杭州),也马上得到了回复。

勘察院觉得这一切足以让人认为是易(杭州)在操作这件事,至少“味央”公司也是得到易(杭州)授权在操作的。

昨天的案件用的是普通程序而非简易程序,没有当庭判决。

这70万的纠纷暂且不去多说它,我想老百姓更感兴趣的是,根据丁磊当年的承诺,易猪似乎应该在今年年底就要上市了。

去年年底,本报应邀前去参观,只看到了坡地上散养的鸡,没有看到猪。

目前,似乎是自纠纷起来要打官司以来,位于安吉县洛四房的易养猪场看管森严,全部包以围墙,外人一律不得入内。

勘察院有关工作人员一次入内是今年4月,工作人员说就他们的视线范围所及,没有看到猪。

安吉县政府一位再三强调不要点名的工作人员说,他上个月去看也没看到猪。他说,这个事情很复杂很复杂。

去年年底,本报应邀前去参观,只看到了坡地上散养的鸡淘集集CEO张正平喊话之余再创奇迹:60天获取1000万用户
,没有看到猪。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