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油税迎来窗口时间12月1日可开征

2019-09-14 15:07:10 来源: 湛江信息港

燃油税迎来“窗口时间”12月1日可开征

“我们处长一个小时前刚刚出发去北京,主要就是讨论燃油税开征的问题。”11月19日下午,联系北方某省财政厅的有关人员,得到这样的答复。

同日,本报从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处获悉,目前相关部委在开征燃油税的内部讨论中,给出了一个非常紧迫的时间点——12月1日正式开征的可能性比较大。

而就在此前不久,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燃油税的推出“应该是快了”。为了开征燃油税,中国已“择机”了近十年。发改委系统上述人士的表示意味着,争议十年之后,全球经济衰退、油价迅速疲软的情势下,悬在半空的“第二只靴子”终于快要落下来了。

但上述国家发改委人士也同时表示,具体“拍板”操作,还得看国务院高层和相关部门的决策。

“窗口时间”来临

针对12月1日这个“窗口时间”,并非没有质疑的声音。“12月1日开征是不是仓促了点?2008年的养路费都已经基本收上来了。”一位东北地区国税局官员对本报说,他认为2009年1月1日开征比较合理。

不过也有人指出,12月1日开征完全有可能,汽车养路费缴纳程序,买车后10天需要交,可以按月缴纳。“可以从12月份算起,多收上来的养路费也可以退啊。北京奥运期间限行,不是也退了养路费嘛,只要下决心开征,这在操作层面问题不大。”

一路攀升的油价,一直是决策层无法下决心开征燃油税的重要掣肘。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2008年全国两会上就曾表示,当时出台燃油税面临着国际油价不断走高,国内物价上涨较快的压力,如果开征燃油税,个人消费者可能会较难接受。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教授也认为,高油价时代开征燃油税,势必推高油价,而不管是价高还是税高,都是百姓付的钱要多,都要转移到整个经济运行的成本当中,从而可能推动通货膨胀的加剧。

而今,全球金融危机、经济疲软、油价持续回落,恰恰为燃油税的开征创造了一个有利的时机。

“不该再等待了,希望尽快开征。”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能源系统分析和市场分析室主任姜克隽强调。

韩文科同样持此观点。其理由是,过去油价高不利于开征该税种,现在油价回落,国内成品油价格又偏高,选择这个时机开征燃油税比较好。

就燃油税开征的程序而言,“十一五”规划确定的七大税改目标中有一项即是“适时开征燃油税”,燃油税方案提交国务院审批即可,无需再经全国人大审议。

与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联动

开征时机已变得有利,目前另外一个问题是:燃油税改革与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两者孰先孰后?

1998年,中国政府对外宣布,将“择机开征燃油税”。十年过去了,中国的油价增长了一倍多,政府部门“择机”的表态人们早已耳熟能详,然而,燃油税开征的“第二只靴子”,却一直悬在半空不能落地。

十年时间,围绕燃油税开征的争论贯穿始终,熟悉这段历史的人们知道,燃油税开征受阻,掣肘的绝不仅是油价,而燃油税开征方案的数易其稿,正是在不断寻找诸多矛盾冲突的破解之道。

争论的关键点之一,是燃油税与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改革之间的关系问题。

“燃油税改革方案的推出,需要具备一些必要的条件,如油价相对基本稳定,形成合理的成品油价格机制等。”对于燃油税开征时机的选择,数月前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副司长曾晓安曾如是表示。

“关键是油价要形成一个合理的价格形成机制。价格合理了,你才能真正达到抑制过度消费的目的。首先的问题不是燃油税,而是油价改革。”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对说。

而姜克隽则认为,推出燃油税和成品油价格的市场化改革没有必然联系。“燃油税本身就是行政性的,我不赞同将燃油税的推出过多地与油价高低、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联系到一起。”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国内油价大致相当于90美元国际油价水平上的成品油价格,由于国际原油价格已经连续一个多月低于90美元,国内炼厂前期高价原油库存也得到相当程度的消化,因此此时下调成品油价格的可能性比较大。

国际油价的持续走低,正在为二者间的协调推进创造机遇。据了解,目前的改革方案更倾向于两者的同步推进,在调低油价、理顺成品油定价机制的同时推出燃油税。“这也是国内油价迟迟没有根据国际油价做相应调整的一个重要原因,在酝酿一个总的改革方案。”有知情人士透露。

至于燃油税征收税率,此前传言有30%、50%乃至100%等多种说法。目前呼声较高的是30%到50%的税率。有专家指出,世界各国燃油税税率差别较大,美国为30%,日本为120%,德国达260%。美国的低税率导致轿车油耗普遍偏高,不利于环保节能,而欧洲的高税率则促进了节能技术的发展与小汽车的普遍使用。要达到节能减排的目的,50%的税率较为适宜。

具体到消费者承受能力,不同税率影响不同。目前汽油零售基准价6980元,柴油6520元。若如传言20日下调成品油价,汽油每吨降价元,柴油每吨降价元,以分别下调幅度1500元和1200元计算,汽油柴油零售价为5480元和5320元。如果开征30%燃油税,那么则是汽油、柴油价约为6885元和6684元(考虑了17%的增值税),变化不大甚至小幅提高。

[NextPage]

“费改税”:7种收费转为燃油税

如何确定燃油税开征的目标?这同样存在争议,它直接关涉到“燃油税”的税种设立问题。

20世纪末,中国存在着巨额的政府税外收费,这不但削弱了中央政府对宏观经济的调控力度,而且助长了地方和部门的本位主义。当时,中国政府为规范清理各地普遍的乱收费现象,决定推行“费改税”,而开征燃油税,便是推行这一思路的突破口之一。

如今,鉴于中国日益严峻的节能环保形势和中国政府已经明确的节能减排方向,燃油税当年开征的目标,正在逐步转变为更强调促进节能环保这一功能指向上。“燃油税和消耗的原油挂钩,客观上可以起到推进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的作用。”有财政部官员对本报如是说。

如果单纯是为了节能环保,将汽油消费税提到一个更高的比例,也同样可以达到相类似的效果,而后者操作起来显然要简单容易得多。

然而,后者无法解决目前养路费存在的不公平问题:养路费是按车计费,即便是你车子开得很少,但依然要和整天飞驰在路上的车子交同样的费用,这显然不合理。终,讨论的结果指向了前者。

可是,燃油税究竟该替代那些地方收费项目?改革方案曾一度提出,要以海南经验为基础,将养路费、过路费、过桥费、运输管理费等诸多交通费用全部纳入其中。

然而,这一方案的阻力是惊人的。首先,这意味着有大量交通收费将转换成税收,并进入国库,而此前,这些收费主要由交通部门来征收和使用。

另外,这意味着大量收取养路费、过路过桥费人员的身份转换问题,处理不好,就可能造成大批人员下岗,甚至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而据了解,燃油税开征的讨论方案中,“费改税”的内容,已经逐步缩小到公路养路费等交通维护和建设方面的7种相关收费,但不包括过路过桥费。

“目前养路费基本上是在农业银行代收,征收人员已经很少了,人员转轨便不再成为阻力和问题。”刘桓说。(21世纪经济报道)

佚名)


微店怎么绑定公众号
怎么推广微信小程序
用微信怎么开网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