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霞奥运后思想捋顺了没有李隼指导就没有

2019-06-09 16:43:15 来源: 湛江信息港

经期不准该怎么办
月经量多怎么调理
月经后期病吃什么好

以下为《乒乓世界》2013年第六期封面故事内容,原题《大满贯李晓霞:我比以前禁得住折腾了》: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

5月21日,完成巴黎世乒赛比赛任务的国家队搭乘国航CA934次航班,踏上归程。李晓霞推着自己的行李,混在大部队中,淡定的脸上略显疲劳。大约48小时前,李晓霞夺得女单,接着她奔上看台,紧紧地拥抱教练李隼。这一幕让我们突然想起在一年前的伦敦奥运会夺冠后,李晓霞热泪盈眶地说,想当李隼手下的第三个大满贯选手。

上飞机后,李晓霞坐在李隼身后不远的位置上,在凯旋的途中接受了《乒乓世界》的专访。

世乒赛的每一场球我都很满意

《乒乓世界》:首先祝贺晓霞获得,先简单评价一下这次比赛自己的表现吧。

李晓霞:我觉得这次比赛总体来说自己的技术发挥得不错,心理的承受能力也有比较大的提高。如果在是以前,我比赛时心理上一定会有起伏,面对决赛快赢的时候肯定会想起以前的经历,在2007年的萨格勒布世乒赛决赛,我也曾经3比1,但两次比赛的结果不同,说明我心理承受能力上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

《乒乓世界》:这次比赛心理的稳定程度可以说比奥运会时还好?

李晓霞:对。打奥运会的时候和现在不太一样,那时我是去拼,因为跟丁宁打我是下风,已经输了两次了,我就是放手一搏,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感觉,管他结果好坏,我就想搏一次。这次我是真正想拿,我拿到这个就是大满贯,这种诱惑力太大了。

《乒乓世界》:这次比赛次进馆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李晓霞:其实挺兴奋的,来之前李指就告诉我巴黎的球馆特别大,我就喜欢在大馆打球,我还跟他开玩笑说我个高,血液循环慢,馆大一点能打开,正好跟上我的节奏。真进馆的时候我感觉确实挺震撼的,满眼都是红色,椅子也是红的,场地也是红的,挺漂亮的。

《乒乓世界》:这次比赛你对自己满意的是哪场球?

李晓霞:每场球我都挺满意,我从16进8开始碰上队友,每一场球感触都不一样。陈梦是年轻队员,冲击力很大,但在比赛场上没有什么小将老将之分,我只有拼出来才能够获得胜利。赛前我要研究陈梦,所以我在场上打出来的球可能和平时队内比赛时不太一样,加上陈梦大赛经验少,可能我的发挥超出了她的预料。

对武杨之前我的感觉非常不好,头一天晚上我调动得是非常好,但是到了第二天醒来吃饭的时候忽然特别平静,心跳一点也没有加速,我一想坏了,这一点不像去打球,像是去度假。然后我就拉着胡丽梅去训练,拼命地调动自己,想尽办法让自己紧张、有压力,结果还是不行。然后我就去找李指,李指让我跑一跑,然后跟我说:“告诉你,一杀到底,没有退路。”上场局打的时候,我果然打得非常差,老是失误,但是我现在比以前能缠了,不会轻易崩溃,局打完以后我的状态来了,有紧张的感觉了。

当天下午跟丁宁打的时候也是一样,一上场打得不好,局5:2,不知道怎么就输回去了,后来一分分跟她拼,一直缠着,让她每赢一分都不容易,打到第四局,9:10落后时突然又来感觉了,好像在无形中坚定了,一闪念感觉到我必须要打出什么样的球来才能赢。第四局赢完以后,我就觉得这场球我基本上已经赢了,已经打到我的套路上了。下来之后李指跟我说,他觉得我比以前强的地方就是能禁得住折腾了。

接下来就是决赛,其实这次决赛我感觉挺艰难的,前一天晚上基本上就没怎么睡,打完半决赛之后,吃过饭接着看录像,其实那时候我坐在那是装着镇静,我估计李指能看出来我已经不冷静,他就说:“今天晚上先看,明天早晨再说说吧。”我一晚上就在想,我已经参加四届世锦赛,第三次进入决赛了,前两次都输了,如果这次还输的话,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拿不到世锦赛了。这种心理阴影实在太难战胜了,现在又是这么好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无形中我就想赢怕输了。早晨起来之后我去跟李指聊了聊,把我的所有想法都跟他说了,李指这时候告诉我,“你付出的比别人多、你承受的比别人多、你煎熬的比别人多,你凭什么输啊。”我还跟他分析了我和刘诗雯的很多想法,李指说:“其实现在你心里面比谁都明白,但是在场上你一定要豁得出去。”李指有时候就是骗我,其实我都知道。

比赛前我想决赛一定要把我的左手举起来,上场交拍的时候,我感觉刘诗雯看起来比我更紧张,我似乎能感觉得到,她更渴望这个。我这人一紧张的话就特别不喜欢跑,赛前我还专门找了陈梦让她给我推几个“推侧扑”,让自己能跑起来,其实那会儿我是想跑给刘诗雯看,虽然我也紧张,但还是想“吓唬吓唬”她。比赛中我们俩发挥都不错,两个人都是拼命的挣扎,没有人崩溃。其实我感觉这次决赛对我的心理承受能力真的是一个特别大的考验,因为我在3比1的情况下输了一局,但是那一局是我在1:5落后的情况下追到5:5,然后她擦了我三个,就一下子拉开比分了。3比2的时候,我又在6:2、10:8被反超到10:11,就是见到了阳光忽然又暗下去的感觉。但是我的信念始终没变,气也始终没有泄,从来就没有觉得自己不行,从头到尾我一下都没有软。人一坚定,球也就稳定了,因为平时都是这么练的,怎么可能打不着呢?

赢得比赛后我和李指说,“打到第七局的话我就不一定能赢了。”但是李指说,“只要你还是这么坚定地打下去,还能赢。”他们还说我第四局在11:10的时候用了一个反手拧直线,因为我反手都不会拧,天天练,但是就是加不进套路里,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坚定,我怎么会拧了一板直线呢?很多出手都是顺其自然的,而不是我想刻意去做。其实那天如果刘诗雯真的把我赢了我也认了,那说明她确实发挥比我好。我觉得竞技体育就是不可能全部在我的掌控范围内,别人也有付出,我现在已经能很坦然地面对输赢了。

《乒乓世界》:双打比赛打得也很激烈,跟郭跃配合的感觉是不是和以前也不太一样了?

李晓霞:完全不一样了。郭跃之前因为有伤病困扰所以这次比赛她只参加一项双打,所以她对的渴望要比以前更强。我们俩从封闭训练时练得就不是特别好,有很多问题,但是当时我们俩的心特别齐,决赛之前,我们俩看录像看到1点,然后就聊技战术,第二天起床以后还一直在说。决赛上场之前郭跃跟我说:“我来不就打这一场球吗?”我就说对啊,咱俩还有什么可保的,上来就拼人家。而且这次因为我要准备单打比赛,郭跃要等我练完单打再和她一起练双打,我要打比赛没时间去录下一场双打的对手,也是郭跃去找录像。在比赛中,我们这次也主要靠郭跃发动,然后我来负责“杀板”。她在双打中的付出要比我多很多,所以我非常感谢她,也感谢我们的彼此信任。

奥运会后我的思想被捋顺了

《乒乓世界》:拿完奥运会后,你的目标就很明确地锁定在“大满贯”了?

李晓霞:对。奥运会之后我的目标马上锁在世锦赛夺冠,再加上这半年来我感觉自己成熟了许多,分析能力和看问题的角度都比以前要准确了一些,这个目标在我心里就更加明确了。

《乒乓世界》:有没有什么事情想得比原来透彻?

李晓霞:以前我总想着自己很难受,很煎熬,想不到其实队友们都一样,都在经历很难得成长历程;以前我也想拿,但没有想过要练到什么程度才能拿到,现在能想到要拿,需要什么样的东西来支撑住我。

《乒乓世界》:奥运会后你作为奥运,各种社会活动很多,状态是怎样调整出来的?

李晓霞:我的状态是靠平时一点一滴抠出来的,因为我的打法类型不是靠聪明和灵光一现取胜,就是打实力,这就需要我特别勤奋,我已经认准了这一点,平时训练在细节上就会做得比奥运会前更细致。我现在和李指(李隼)的沟通也更顺畅了,因为我信服了他的想法,只要平时做到位,专心用心对待事业,就会有回报。

《乒乓世界》:以前为什么沟通不顺?

李晓霞:因为不敢把我内心里怕的东西说出来,总担心我说出来,他会不会认为我特别没出息,总是担心李指对我的看法,现在我会把我真正的想法说出来,两个人一起解决,我的心情也会轻松很多。这次在全体教练员给我会诊的时候我也把我的问题说出来了,就是懒,有时候自己累了,觉得压力大,就想躺着不愿意动,我对自己提出的要求是要在不愿意动的时候,多跟自己较劲。会诊的时候我说,只要我勤奋一点、多去想想球、多去和自己较劲,我觉得我应该行。李指听完就跟我说了一句话,“如果你能做到你说的这些,你肯定能拿。”

《乒乓世界》:沟通顺畅后,是不是和李指的配合更默契了?

李晓霞:对,李指也这么觉得。在封闭训练期间我们俩每天要比正常的训练时间早去20分钟,他要先帮我牵拉,我们从奥运会前的封闭训练就开始这么做了,因为他对我的伤病了解甚至比队医还要多,很多细微的按摩和治疗都是他来帮我完成。不只是在集训期间,平时只要我在北京都是李指先帮我牵拉。每天结束训练后,我们也会晚走15分钟,在牵拉的时候我们会聊一聊这一天训练的感受,我的记忆力不是特别的好,学东西很快,忘得也很快,每天聊一聊,能加深我对技术的印象。

李指是个注重过程的人,他总告诉我,不要过多想结果,过程做好了,好结果自然会来。我知道李指在每时每刻帮我坚定着信念,总会告诉我“你一定可以的,只要你这么做,你一定没问题的”、“你要记住你是跟你自己比,跟你自己斗,不是跟任何人斗”。现在我真的理解这些话的意思了。

《乒乓世界》:可能是因为奥运会的成功,让你更能体会李指的思想?

李晓霞:是的。我现在知道,以前我对业务的钻研、对事业的用心确实是不够,我觉得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我是真正的用心对待事业了。之前我看似也挺努力,虽然没拿,但每次能进决赛,也还算表现稳定,但其实那会我没有用心,嘴上总说很痛苦很挣扎,其实根本没有把这种磨难吃透。现在我能够踏踏实实把心放下来,这次封闭训练我就觉得要比以前练得明白很多,每天都能进步一点,头脑一直很清楚。

《乒乓世界》:封闭训练结束时你自己练得满意吗?

李晓霞:比较满意,整个训练、心态、思想、技术都到了非常成熟的阶段。技术上我的一些优势更加去完善了,旋转和力量练得比以前更强,强到我认为只要我在场上够坚定,应该就没问题。以前我老动摇,其实就是没练到位,自己乱猜。因为我是一个喜欢怀疑自己,很情绪化的人,坚定的目标和自信的技术对我来说是特别重要的。

《乒乓世界》:集训期间你觉得难的是什么时候?

李晓霞:是在我身体难受的时候,这次封闭训练我没有请一天假,我想大家都难熬,就看我能不能熬得住。我非常感谢李指,不管我想几点训练,李指都开车带我去,但是我练发球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在旁边叨叨,因为他知道练发球的时候人一定要静下来,李指给我的信号就是只要我想练,他就陪着,我难受要找他聊,他陪着,几点来都陪着,我们俩真的就跟一个人似的。

没有李指就没有我

《乒乓世界》:决赛赢了之后你跑上看台拥抱李指,他在你耳旁说了些什么让你一下就哭出来了?

李晓霞:他让我谢谢观众。哭是因为我真的很感谢李指,在大赛的时候我都看不到别人,只能看到李指坐在哪儿,因为这次比赛没有运动员席,没有票的话可能看到一半就要离场,所以李指要我做好在比赛中见不到他的准备,但打决赛的时候我一下就看见他了,我看见他一直特别坚定地看着我。打完伦敦奥运会单打的时候我就特想上看台去跟他拥抱,但是看台太高了,这次打完之后我一看看台能跑上去,就马上冲上去拥抱了他。没想到在那时候他仍然帮我想得特别细致,因为我这个人是属于不太张扬的,可能打完以后不好意思做什么,他提醒我说要去谢谢观众。他说完,我顿时感觉到一种像父亲那样的关心,而且忽然一下子就想到李指真的为我付出了太多,眼泪就忍不住了。

《乒乓世界》:以前你可能会感觉李指对王楠和张怡宁更上心,现在是不是都想明白了?

李晓霞:没错,李指对我的付出确实是不亚于两个师姐,甚至比带她们的时候要更难。我和她们的性格完全不一样的,她们俩骨子里有狠劲儿,很要强,我觉得自己是属于那种家庭主妇型,不好强,还特容易满足。但李指认为我骨子里有股劲儿,但是需要不断被挖掘,李指就只能一直逼我,还真被他逼出来了。

以前我觉得李指是我的一个巨大压力,他带出来的主力全都是大满贯,我在这么好的教练手里,如果拿不出成绩,就是毁了他的一世英名,后来李指告诉我说,无论我拿不拿,他都只是一个乒乓球教练,我知道他这是在给我减压,我现在也特别高兴,我想向他证明他的付出没有白费,我也能拿。

《乒乓世界》:那这次来有没有见到师姐张怡宁?

李晓霞:见了。见了张怡宁以后感觉还是挺亲切的,好像还在一个组训练似的。李指告诉我张怡宁一直觉得我能拿,说我的经历跟她是一样的,拿了奥运会接着又拿世锦赛,她说我现在已经具备了拿这个的实力和心理素质。

《乒乓世界》:你跟李指配合这么多年,一步步从拿世界,再到现在拿了大满贯,你怎么评价李指?

李晓霞:有时候我俩开玩笑会说我们配合起来像什么关系,他不太像父亲,因为父亲永远会谦让着你;说像夫妻也不对,结婚后遇事总会有一方妥协,但我们俩总是谁都不妥协;后来我们达成共识,我们就好像谈恋爱一样,都有个性,不可或缺的就是沟通。

李指这么多年下来真的不只教会了我打球,他教会了我怎么能把人的境界提高,怎样建立大局观。我以前心胸很狭窄,很多事情想不到,李指告诉我打到什么程度应该想什么样的问题。

刚认识李指的时候我挺怕他的,现在感觉他特别慈祥,特别可靠,值得依赖,很多时候找大夫给我看伤病,他会把什么事都安排好了再带我过去。奥运会前我有50多块球板,李指帮我挑,一块一块用手敲,手都敲红了,海绵也是他一块块帮我挑的。

李指很聪明,他能在平时开玩笑的时候就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什么,而且他很执著,他总让我感觉,只要是他李隼想做到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我记得奥运会结束后郭焱姐跟我说:“这样的教练带不出大满贯,还有哪个教练能带出来?”以前李指跟我说“攒人气”很重要,他总说“在很多人都希望你赢的时候,你就真能赢”,李指的人气就特别高,大家都觉得李指很棒。

师娘也对我特别好,我以前跟师娘说话也挺拘束的,现在不会了,师娘还跟我说“我是你亲师娘”,大家在一起开玩笑的时候完全像朋友一样。这次来巴黎之前,我问师娘想要我帮忙带点什么东西回国,师娘说“你先把比赛打好再说”,当时我一下子就觉得非常暖。

李指是巨蟹座,我也是巨蟹座,他平时大大咧咧的,我也是,所以我们俩平时聊天,性格还是挺搭调的。李指聊天特别厉害,无论聊什么他都懂。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乒乓世界》电子版:】

6月5日杭州公交119路113路172路197路等线路调剂
现在这些果粉的奇葩夸耀帖画风直逼当年阿迪王
长江东方之星沉船搜救打捞72小时重要时间表一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