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云乱煜 百一十一章 酣战

2019-09-26 03:38:54 来源: 湛江信息港

覆云乱煜 百一十一章 酣战

两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宿敌的女子在石厅中以音律相斗,只是慕容弹剑却不作歌,秦穆绵拨弦而不成律,弹剑之声越来越高亢,琴弦之声则是越来越急促。

石厅中被易的一拳席卷后本就所剩不多的灰尘终于难逃一劫,落下或是扬起,短短几息间便已经弥漫了整个石厅。

两位绝世女子的神情都很从容,也很有耐心,这样的争斗不是次,也绝不是一次。

而在一条甬道之隔的内侧石室中,两名男子的战斗则已经进入了胶着。

即便是履霜境界也很难留下太深痕迹的石质地面上印着十数个清晰的脚印,这两个脚印若是细细看去,可以看出是两个人的脚印,其中一个脚印深刻且清晰,就连鞋底的花纹也清晰可见,另一个脚印稍浅一些,但以脚印为中心,无数道细密的裂痕向着四周蔓延,看上去就像一张张织就在地面上的蛛。

两人在这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石室中不断移形换位,因为速度太快,几乎只能看到两道身影在不断纠缠,碰撞继而分开,尤其是那道高大的身影就像一头上古巨兽,横冲直撞,一身气焰实在跋扈嚣张到了极点。

易和萧煜均是修炼魔教锻体功法,而且又各自修行了瞑瞳法决。所不同的是易在锻体的基础上兼修武道,萧煜则是修炼佛门金身,两人在体魄上几乎都已经达到履霜境界所能达到的。

萧煜持剑,易仅凭双拳。两人还达不到不滞于物的境界,平心而论是萧煜占了便宜,但是先前易凭借九步蓄势偷袭了萧煜一拳,又将双方拉回了同一起跑线。

萧煜长剑不断落在易的身上,带起一道道血痕,但也仅仅是血痕而已。

易的拳头则是如两座沉默的小山,每一拳落在萧煜身上,就像一把大锤敲击在铁锭之上,发出沉闷而刺耳的金属碰撞之声。

曾经修行前辈说起所谓御六气之辩有两中方法,一种是以简化繁,单独修行一脉神通,一法通而万法通。如今绝大部分修行者都是走的这条路。而第二种方法就相对更加复杂,以繁入简,博采众家之长,自成一家。博而难精,是谁也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若是走这条路很难走到博采众家之长的地步,而且要花费常人数倍的功夫。不过若是能够成功,比起寻常修行者的成就则要高出太多。

萧煜虽然是误打误撞,但走的却正是由繁入简的那条路,易凭借的是简单到且纯粹到的一对铁拳。

萧煜所修没那么纯粹,而且很庞杂,所以在与易正面对攻将近一炷香的功夫而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后,萧煜不得不收起心中那份隐藏很深但确实存在的轻视,认真面对这个在半年前还是在手下败将的中年男子。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萧煜以剑三在自己身前布下一片细密剑后,飘身后退。易则就像一块从山崖上滚落的巨石,沉默而狂暴,面无表情将挡在自己身前的这张剑碾压成碎片,紧追萧煜不放。

萧煜被破去六相,短时间内被还不能重新凝聚,所以他动用的是已经很久没用的天魔相。

没有手印,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萧煜双眼中的黑色漩涡旋转骤然变快,就像一个要吞噬万物的黑洞。

一条黑影从他脚下溜出,紧贴着地面朝易行去,没有半点气息泄漏,仿佛真的是落在地面上的一片阴影

覆云乱煜  百一十一章 酣战

天魔相是长老以上才能修行的神通,魔教崇魔,自然为魔所制。

可惜易没有给萧煜这个机会,势大力沉的一脚,将还未来得及近身的天魔相生生踏碎。

紧接着易欺身而进,狠狠一拳,落在萧煜的胸口上。

这是一记直白而简单的重拳,将萧煜整个人打飞起来,重重撞在身后的墙壁上,留下一圈蛛裂痕后,萧煜从墙壁上缓缓滑落。

易淡淡说道:“萧煜,博而不精,不如精而不博,我只有一对拳头,可以将你生生打死,你有千般神通,又能奈我何?”

易说话时的表情平静到了极点,但说出话却狂妄到了极点。

什么叫生生打死,什么叫能耐我何?

萧煜没有说话,只是重新站直了身体,收回一记庶人剑后便再无建功的破阵子,左手袖里乾坤,右手化作元屠,不退反进,朝易飞身而去。

易一步后撤,身体微弓,像一只伺机而动的猎豹。

萧煜破开身前重重气机牵引,右手元屠狠狠砸向易。

元屠巨大的爪刃带动起周围堪称恐怖的天地元气,在五指间形成了五个小小的元气漩涡。

易的双眉挑了起来,全身元气汇聚到双拳之中,以举火撩天之势,硬撼萧煜这勃然一击。。

轰的一声,易的双脚深深陷入石质地面中,上身几乎佝偻起来。

既然神通无用,体魄相当。那萧煜要以比易雄厚数倍的元气生生压垮他。

萧煜身形一闪而逝,左手朝易拂袖。

一袖可装乾坤,这一袖自然千钧之重。

简简单单一袖。

易的身形虽然仍是屹立不倒,但却被这一袖拂退十数丈。

烟尘飘过,尘埃落定,在易被拂退的十数丈直线上,有一道寸许厚的恐怖划痕。

易整个人几乎是缩成了一团,周身遍布了大小伤痕。

萧煜一身元气之浑厚,比起一般天人境界也不逊色,更何况萧煜还曾经踏足过天人境界。这一袖汇聚了萧煜全身十之八九的元气,一袖之下,就是黑水万也要被受些伤势。

而又因为方才长时间的彼此纠缠,萧煜与易的各自注意力牵扯在一起,一袖之下,元气竟然是没有半分外溢,看起来就真的是普普通通又轻飘飘的一袖,其中所蕴含的元气一丝不漏的全部落在易的身上。

易站直了身体,干脆撤掉上身已经变成丝丝缕缕布条的上衣,露出古铜色的上身,肌肉似如磐石,上面布满了新旧伤痕。旧的已经结疤,新的血红刺目。接着又踢掉脚上已经磨没鞋底的皮靴,赤着双脚站在原地。

萧煜看了眼自己破碎的左袖,随手扯下,神情平静,周身被打散的元气完全复原,体内黑红色的浩然气游走。

这段时间萧煜接触的对手几乎全是天人境界,萧煜一直处于被人压制的地位,但实际而论,他只是一名履霜境界而已,能以元气与天人相较已经是足以自傲的事情,寻常履霜境界哪有与天人境界相比较的资格?

被同境界对手打得如此狼狈不堪,在这半年中,萧煜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萧煜嘴角勾起一个冷淡笑意,没有压制住他的体内元气,那便等着被他用元气生生压死。

萧煜振臂出袖,两条狰狞元气青龙环绕小臂之上。既然易送他这么多拳,那么他萧某人万万没有不还礼的道理。

履霜境界之中,谁敢放言有十足把握必胜他萧某人?

长治治疗盆腔炎方法
长治治疗盆腔炎费用
长治治疗盆腔炎医院
长治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长治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