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烦恼(随笔)“毕业”

2020-03-27 13:06:39 来源: 湛江信息港

“妈,唯一呢?”我刚进门,鞋还没及换,就和妈问在学校寄宿,只每周的周末回来的儿子。
“去剪头了。”妈说。
“不是才剪的嘛。这才几天又剪啊!剪一次头二十元呢!”
“那谁知道。”
我一面狼吞虎咽吃着晚饭,一面等着儿子归来。一周才回来一次的儿子,我是特别的想。愈大是愈想。望眼欲穿只等儿子,津津有味吃着妈妈炖的羊肉。
钥匙开门的声音,一定是我的宝贝儿子回来,一定是。果然还是我那帅气的宝贝儿子。“你怎么烫头了。”我盯着儿子带着卷的头发,质问着。
“这不是烫头发,这是纹理。”儿子有备而来。
“什么纹理不纹理,这就是烫头。”
“还挺好看呢!”儿子的姥姥,我的亲妈看着儿子喜欢的说。
饭碗也放下了,也瞪儿子也瞪妈妈。“还好看,他是学生,他是高中生。不是街头的小混混,学校没有校规吗!学生有烫头的嘛,还好看,你这是再助长他的气焰。”
“唯一,你这是在那儿烫的啊!我也去烫一个这样的,还挺好看呢。”我的亲妈呦,只有我说她孙子第一句,第二句肯定是他姥姥给挡回去。我火冒三丈,怒火直指母亲:“我别一说孩子,你就管。”
“我管什么了,先吃饭吧,吃完了饭再说吧!你小点声吧!”我嗓门再高,也高不过我的怒火。正要和儿子发火,爸爸又慢条斯理的说:“先吃饭,先吃饭……”
我正要发作,孩子的老姨却从屋里走出来,怀抱着她的老二,更慢条斯理的说:“都烫完了,你说有什么用啊!”我刚才回来也没看到我儿子他老姨也在家啊!
“别我说孩子一句,你就在那曰曰的,你管孩子的时候,我插过嘴吗!回屋,我说我儿子,不用你管,回屋去。”
“都烫完了,说有什么用。你小点声,吓到孩子。还挺好看呢!这额头露出来多好看啊!”他老姨我妹妹说。
我就一张嘴,就一张嘴。爸爸一张嘴,妈妈一张嘴,妹妹一张嘴,儿子一张嘴。群而攻之,我这一张嘴如何也说不过啊!何况母亲那一张嘴,我都难对付。“你们都别管,儿子是我儿子,我管孩子你们管我。这都什么事啊!”我气哼哼的说。“不管纹理不纹理,头发出卷就是不可以。你现在是学生,是十六不是二十六。如果是二十六,妈妈才不会管呢!也许妈妈烫什么头还需要你建议呢。”但是我的声音明显降低了。儿子自从长大了,自从一米八了,就格外讨厌我大声说话了。这熊孩子,我声音一直就真的大,儿子大了倒嫌弃他亲娘声音大了。我只能妥协。一次次的斗争,我也悟到点门道,我要是说孩子得背着他的亲姥姥亲姥爷亲老姨。
最后我还是私底和儿子沟通了了此局。儿子以后不再纹理了。我也没让儿子这次的纹理拉直。
儿子在青春,母亲在更年。一切都可以沟通,理解。成长的烦恼伴着快乐……

共 10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位母亲因为还在读书的儿子烫头发而责备儿子,而她的父母和妹妹都从中干涉,因此她想起儿子过去的种种。欣赏,问好,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6-2 09:06:01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狮马龙活络油可以长期使用吗
灯盏花产业经营范围
手术后便秘吃什么蔬菜水果
双鲸维生素D滴剂软胶囊效果怎么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