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一百零五章 嫁女(二)

2020-01-16 16:26:49 来源: 湛江信息港

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一百零五章 嫁女(二)

房前隐隐传来哭声,那应当是新嫁娘的哭声。

不过,柳紫印真不知道,柳盼娣那么一心盼着能嫁给程业成,心愿得成的此时,居然还真会舍不得娘家。

刹那之间,她只觉得周身一松,紧接着面前刚才还缠着她要吃食的家伙就不见了。

这是咋回事?懵逼!

因为这绝不是渣男的作风,所以她才会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大仙!”

“……”

是小炮灰的声音,这回摸到头脑了。要单看这件事,渣男还是蛮讲义气的,至少他知道适可而止,不给她惹麻烦。

“大仙?”

“说事。”

“大姐寻你。”

“她不上花轿,找我干啥?”

“说是找不到你,就不上轿子了。”

“……”

柳紫印再懵一脸,她一不是媒婆,而不是喜娘,找她干啥?

此时,她感觉到衣袖被人扯了扯,这可是她难得才穿上的新衣服。她扭过头,目光不善地看向小炮灰的手。对上她的目光,小炮灰扎了手一样,缩回去。

“大…大仙,我说得是真事,您就随我……”

小炮灰不敢抬头,柳盼娣交代过了,在家万事好,千万不要招惹大仙。大仙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大好。她碎碎念还没说完,一抬头,柳紫印已经不在面前了。

柳家前院,柳盼娣坐在屋里不肯动。柳紫印一进门,就听见徐娇娘有点怒意的话音。

“不是你一心把火要嫁给那小子么?这时候了,难道你要反悔不成?”

“不是的娘,我要找……”

“她又不能帮你嫁,你找她做啥?”

听见徐娇娘的话,柳紫印不由得一笑,她冲着等在门口的喜娘摆摆手,打消了喜娘上前拦她的念头。

“可不是,吉时已到,你不出门,找我做啥?”

“大…大姐,你可来了!娘,我要和我姐说两句话,你和喜娘先去门口等我一会!”

“你这丫头,最好别给我作出什么幺蛾子。”

“知道了。”

一时间,柳盼娣原来的房子里,只剩下她们俩。她也不客气,往柳盼娣身边一坐,静闻其详。

“大…大仙,你答应帮我想办法的……”

“啧啧,我还真当你舍不得我,原来是为了这个。”

柳紫印瞥了瞥她,一脸不高兴。

方才她在房后为何“抹眼泪”?

就和柳盼娣不是真心找她来一样,她也不是真心想把二十两银子给柳盼娣。她之所以“抹眼泪”,就是再缅怀她已逝的“二十两”兄弟。

“不是那样的,只是之前您答应过要帮忙……”

“盼娣呀,我就喜欢你的聪明懂分寸。要是今儿,你这话说得不妥当,万不要说是陪嫁,就算是你这桩婚事我也有办法让它告吹。”

“……”

柳盼娣后怕:这是在夸我?这分明是吓唬我!不不,大仙说到做到,从来都不吓唬人。业成哥说了,补考举人这次机会,真是莫名而来的。想来一定是大仙显灵!不能得罪大仙,但凡成仙了,哪个脾气不大?

“快上轿吧!”

“可……”

“我是谁,言出必行。”

“那……”

“上了轿就知道了。”

柳盼娣将信将疑,她心中猜忌。若柳紫印还是一贯的守信,她上轿以后势必能找到二十两银子。可万一她上轿以后没银子,业成哥跟她算计这事,她又该当如何?

见她犹犹豫豫的,柳紫印明眸微离敛。

“看来你是信不过我?那也行,我就跟你往喜轿边上走一遭。”

“真的?”

“嗯,真的。不过到时候,说不定会有许多人撺掇你的好哥哥娶我。”

“为…为啥?”

“丫头呀!你说一个人的容貌,能和妖比么?”

“……”

好古怪的大仙!

居然甘心说自己是妖!

这时候,柳盼娣再也不敢迟疑,她只是定定地看了柳紫印一眼,就乖乖地提着喜服的裙摆到门口去给喜娘背。

柳盼娣伏上喜娘背脊一瞬,还在提心吊胆:果然大仙的算计是最周全的,可不就是么?人比妖得扔!就算妖长得不如人,还能用妖法,更别说这还是一只十分美丽的天狐。

说起那二十两银子,还得多亏渣男…身边的凌大侠。

柳紫印坐在床上看着柳盼娣的背影渐远:渣男平时也没见怎么厉害,唯独这飞来飞去的工夫很靠谱。

思及至此,她莞尔一笑,想起最不靠谱的是主子,不知凌绝会不会和她面对土圆肥时候一样无奈。

想了想,她又摇头:至少,渣男还占了一张漂亮的脸和脑袋不笨。土圆肥嘛!等我回去,一定要让他见识一下国宝为啥是黑眼圈!

喜乐的声音好似有点远了,她只顾着出神,并不曾发觉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只感到有人拽她的衣襟,她回神,看见是初吉。

臭着一张脸的初吉!

“你这是怎么了?今儿这大喜的日子,谁招你了?”

“你。”

“哎呦!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事天上来。我今日还是第一次见你,怎么就惹祸了呢?”

“外面有个病秧子找你。”

初吉有点儿恼火,说好的万千宠爱,结果最近分宠的人越来越多,好讨厌!

病秧子?

柳紫印听这耳熟的话,不由得一愣。

“那人是不是说买山货的?”

“你都几天不上山了,我们家哪来的山货?不过是找你的幌子罢了。咦?你怎么知道他…你们该不会是早就相约好的吧?”

此时此刻,柳紫印仿佛觉得某时段的情景重现一般,可是左想右想,就是想不起这惊人相似的一幕,自己在哪里经历过。

她伸手抚住初吉的发顶,一笑。

“傻了不是?有句话,你给我记住!”

“说。”

“有钱不赚是傻蛋!”

“……”

说完,柳紫印已经到了门口,瞧见院门口的人还是不少。

初吉默然:说得跟真事似的,外面那么多人,见一个男子,好么?

房后云冥:唬人不带重样的,外面多少双眼睛,见个男人,好么?

柳紫印出了院门,远远就见到释青轩坐在柳大力那样的一辆马车上。

刚要和释青轩打招呼……

“啊Q!啊Q!”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有点小郁闷:半夜也没踢被子,怎么就感冒了呢?

北京肛肠医院怎样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好吗
贵州哪家治疗癫痫
沈阳最好的妇科医院
河南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本文标签: